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來沒有想像過當護士的奢望、也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更完全不知道手術中會有的狀況與工具的我,在這一天,開了第一台手術;不害怕、不擔心、不緊張,有的只是想拯救一個生命的想法。





貓咪在結紮的第四天,手術的傷口破裂,讓大量的血水與器官跑出體外,原本手術的醫生居然以要去吃飯的理由無法看診,且略過這位醫師的問題不談,我當下立即拿了衛生紙與止血紗布包住破裂的肚子,然後一手拿著貓籃、一手懷抱著貓咪,不將貓咪放在貓籃,只是怕傷口在送醫的過程受到了震盪,計程車司機一路從路口飆,我不知道我要往哪送,只覺得這樣走下去,一定會遇到一間動物醫院。



後來看到一間非常不起眼且破舊的動物診所,我立即跳下車,然後衝進醫院裡,能說我是運氣不好嗎?這位老醫師非常悠閒的走出來,我緊張而激動的解釋病情,醫師只說等會要再做一個縫合手術,接著就去準備手術用品,等了十分鐘醫生依舊沒有開始的打算,貓咪肚子流出來的血已經乾了,體內的肉就不時的垂掉出來,眼淚也在眼框打轉,腦海奔騰著最不好的結果,醫生只是淡淡的說聲,因為我老婆還沒回來。



你老婆還沒回來跟要不要救貓咪有何干?當下我冒出這個問題,後來才知道,原來醫師的老婆是助手,大部分的動物醫院都是這樣,等了二十分、等了三十分,Okane疲憊又驚恐的躺在我懷裡,僅能用咽咽一息來形容之,我想不是醫師的老婆也可以當助手,我當下跟醫生有了這樣的對話,送醫已達半小時,我催促著醫師再打電話,醫師說在路上了,我說這樣我的貓貓會不行,醫師脫口一句那你來呀!想堵住我的嘴,我說了,好呀!



就這樣我上了手術台,用鉗子幫忙撐開肚子,從裡之外開始縫合,一開始開刀後,就發現肚子裡的線全數鬆開,原來肚子裡的逢繩已鬆,就是貓貓這陣子體力耗弱、總是不舒服且不吃不喝的主因,肚子根本沒逢好,肚子裡的東西在皮肉外流盪,那種感覺,怎會舒服,我的心裡可以說是一陣震撼動。



醫師下的麻藥並沒有很重,手術中Okane已經轉醒,每一個撐開的動最、每一個縫合的動作,Okane就深深長長的哀叫一聲,我在旁輕輕安慰,但我仍然感覺到醫師的動作是有點粗魯的,有些事沒說出口,但仍能感覺到,醫師對於動物的態度,只是當作工作。



也許我可以用工作繁忙去體諒一個醫師,甚至體諒所有醫師可能一天不曉得要開多少刀、要看多少病人、要解決多少疑難雜症,我當然也知道情急總會有例外,但從另外一個方面看來,像我這樣沒有任何醫療背景的人也可以上手術台開刀,那麼,動物醫院對於動物生命的看法與重視度可想而知。



這位醫師對於接手別人的爛攤子很無奈,我也不想給他太多的苛責,老醫師總是即將要退休,但是總覺得帶寵物去看醫生,似乎需要一點運氣,其實人看醫師,也似乎要一點運氣,因為你不知道你今天造訪的醫師,今天看過多少病人、發生什麼事,心情好嗎?思緒集中嗎?感覺對嗎?還是急著下班,醫生總是人,總會有點情緒,但是醫師呀!當你選擇了這份工作,領這份高薪之前,你該想到了,人生不會總是那麼美好吧?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結紮,是每一隻小貓與貓主人都可能經過的必然,如果不是因為沒結紮的貓咪有可能罹患疾病,我寧可忍受發情期的噪音,而不願讓貓咪受苦,其實我的故事想告訴你,慎選貓醫生,也要告訴很多醫生,貓和狗雖然對某些人而言只是動物,但對某些人來說、尤其是主人,小貓的生命可能不亞於人命的重要。





我家的小貓,發情期可以說是非常規律的,從我撿到他的第一天一直到第一次發情,可是說是每到雙月號的月初連續十天,就是她的發情期,一年六次,超規律的在時間內製造起分貝數極高的噪音,當然忍受噪音是我的強項,但是知道小貓容易罹患子宮方面的疾病,我還是決定為小貓預約結紮手術!



到了看了兩年的動物診所中,雖然醫生看診費時高時低難以拿捏,但想說給習慣的診所結紮,應該不算是太壞的選擇;這天忙完手邊的工作將近八點,我決定打電話給醫師預約手術,同時詢問一下需要注意的事情,沒想到醫師說習慣在晚上動手術,要我就立刻把貓兒帶給他,一時間我也覺得有點驚訝而猶豫,本來只是想預約手術時間,心裡還沒有準備,但想說結紮這件事我真的拖了很久,朋友的貓咪在結紮時發現小貓子宮有腫瘤的狀況,也驅使著我早點結紮的意念,畢竟這是遲早的問題,早點結紮對小貓也是一種好事。



準備好就帶著小貓到醫院,醫生年紀頗大,有著一頭銀雪的白髮,看了一會貓的狀況後,用手拔除肚子的毛髮,就開始準備施打麻醉藥,然後請我離開,小貓第一回上手術台,其實我心裡是萬分緊張,因此我選擇在門外等候,長達半小時的結紮手術完畢後,小貓還是一臉昏沈的躺在手術台上,肚子上有著長達七公分多的縫合線與血漬,看了好不讓人憂心,本想詢問醫師住院如何辦理,醫生卻說今天就能把貓咪帶回家了。



手術完能馬上帶回家,一時間我真的覺得很疑惑,因為不知道會有和病發問題,且目前小貓麻醉沒退,因此我擔憂的問了醫師,醫師掛保證說沒問題,同時還拿出開業二十多年、不曉得開過多少小貓做為保證,要我別擔心太多,同時囑咐我如果小貓回家身體冰冷,記得要拿吹風機吹,當下我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從醫院到家中不到五分鐘,我將小貓抱出就發現Okane全身冰冷,當下嚇得立刻拿吹風機吹著她的全身,麻醉藥還在體內的她,努力的展現著身體僅存的力氣,慢慢的想翻身,感覺就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全身無力,充滿了恐懼,我在她耳旁輕聲安慰,想努力撫平她的不安,然而我說不出哪裡奇怪,總覺得充滿著不安,一整夜,我看著Okane,一直到凌晨三點多,麻藥似乎都還沒有退,讓我更感不安,一到早上,便又打電話詢問醫生,當然也獲得醫師的安撫。



之後的幾天,我寸步不離、廿十四小時不停的在旁看護,不安的感覺充斥著我的腦海,開始第一天他的臉總是痛苦著,後來我餵食任何食物或者水,她都沒有興趣,讓我又打了第二通電話詢問醫生,後來我發現他的表情依然是痛苦、無奈,讓我感覺她的肚子可能非常不舒服,又打了第三通詢問醫師,醫師也慢慢感到不耐煩,說這是手術完的正常現象,要我別想太多。



從手術第一天開始,無論工作睡覺,除了洗澡上廁所的時間,都是寸步不離小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就是不安;果然,我的不安靈驗了,週四傍晚六點,我從洗手間出來,看不到小貓,卻發現家裡出現遍佈血滴,我尋著血的方向慢慢的走進房間,打開了那微掩的衣櫥,Okane就懾縮在角落中,旁邊有著一大灘血,我驚恐地將她抱出來,卻發現她的肚子,破了一個大洞!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三隻小貓常常綿密的窩在一起,無論睡覺玩耍,有種比親姊妹還親密的好感情,大部分的時候NaNa顯得有點冷淡,而平常兇巴巴的Okane奇妙的非常喜歡NaNa,而NiNi則偶爾會表現出關心NaNa的樣子,她們不只會互相理毛,還會擁抱、撒嬌,而喜歡為記錄生活細節的我,只要不小心撇到貓兒有趣的畫面,我都會立刻放下手邊的事情,抓起相機來捕捉,當然拍到的畫面只是可愛小貓的某些姿態,仍有許多可愛的模樣是來不及拍下被放在心底的,有時發生了令人憂傷的困難,看著小貓逗趣的模樣,我心裡的那些毛躁都會被撫平;生活中有許多微小細節,也許只佔了人生的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重量,這些不被記憶的漏網鏡頭,有時才是最值得回味也最能讓人感到幸福的地方。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