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擁有的太多、需要的太少,該放手的時候握緊、該伸出手的時候膽怯;面對利益、我們給予太多想像,面對未知,我們擁有太多恐懼,直到最後,卻發現那些緊緊握在手上的,全是泡影。

從加拿大回來,我丟棄了很多東西,但因為忙碌,沒有用心丟棄、沒有好好丟棄,還是很多該割捨的、全留下了,該放手的、還躊躇著,讓日子越來越發慌、步調也越來越亂;當時信心滿滿寫了丟棄之旅,其實我有太多東西沒有丟棄,放在陽台不用的昂貴洗碗機、對工作失去熱度的心、以及許許多多....直到最近,我離開了工作許久的崗位,我投入另一段忙碌但快樂的悠閒生活,我才開始認真丟棄;我將家中的東西一再審視,有些東西,雖然無用卻留下豐沛的回憶,看第一回捨不得丟棄、看第二回忍不得丟棄、看第三回終究還是割捨下了。



當時朋友問我既然捨不得,為何還要丟棄,因為家中的空間太小、因為心裡的空間太小,容不得放下那麼多雜物,也容不得放下那麼多煩心的事情,唯有丟棄,唯有放手,才能獲的快樂。



我想起昨日,一個剛失戀的朋友問我「妳不快樂的時候,怎麼辦?」我當時給了幾個無聊且有用的建議,跳舞、唱歌、跟貓玩、做菜、殺鳳梨,朋友大概太傷心了,沒有特別的回答,但當我把這無聊的建議轉述給另外一個朋友聽,他倒是哈哈大笑,問著「前面幾個建議不錯,但是,什麼是殺鳳梨?」我回答,心裡學家有說過,如果遇到不開心的事,最好離開傷痛的辦法,就是去做與事件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切鳳梨太不血腥了,我覺得殺鳳梨有其解悶的好意義,尤其對於失戀男女,把過去切頭去尾再剝皮,最後一口一口吃掉,感覺特別快意。



就曾經有一度我傷心到無法自己,我每天殺一棵鳳梨,到第十一天,我看著鳳梨,突然笑了,我不殺它了,我把它擺在餐桌上,看著它充滿刺的外表、吃著它帶刺的酸甜,日子不就是這樣,帶著刺扎著妳、酸了口卻又甜入心扉。



當時,我還給朋友第二個建議,就是「找朋友聊天」,將傷心猶如處理垃圾般傾倒而出,我認為「丟棄」才能讓傷口真正癒合;因為我有一個久年的好朋友,他沒有優渥的存款、沒有許多的傢具、更沒有豐富的行囊,他看完信習慣丟棄、他的E-mail裡不保留超過一百封郵件,他總是將禮物轉贈、並且習慣去幫助別人,在別人看來也許他什麼都沒有,但我卻覺得他的心靈遠勝過別人快樂;我依然記得他三次提即臥虎藏龍裡的名言,「把手握緊,裡面什麼也沒有;把手放開,你得到的是一切!」每每念叨一回,就更覺得真切。



我丟掉很多東西,有朋友說我奢侈,老實說我心中也有些不捨,但是那些藏在家中角落,百年用不到一次的東西,存在的價值,是負的,與其讓它摧殘在這寸土寸金的小房子裡,不如讓它回歸大自然;而那些流放在心靈角落的各種壞情緒,與其藏著它讓它隨著日子而腐敗,不如全將它資源回收,或許得到的快樂會更多。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酸起司,是我自己命的名字,說是「黃醬」,也是我取的;運用從加拿大買回來的調理包製作,在國外有很多調理包,是粉狀的,添加了多種香料與味道,加入水與新鮮食材就能端出熱騰騰的美味;這份調理包吃起來非常酸、也顯得略鹹,但味道很好,尤其配上白酒更有豐富的好味道。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於紅醬有著奇妙的迷戀,在白裡透黃的麵條裡,淋上紅澄澄的豔麗醬汁,紅醬中交融著多種香料與食材,加上粉黃色的起司香,有時光看就有一種滿足感;每當切著洋蔥番茄與撒上起司粉的感受,比起享受美食的時候,更有一種幸福的氛圍。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pr22,2007.

義大利麵的白醬,加了香氣豐厚的奶油與牛奶,很夠味也很高熱量,起鍋後撒上滿滿的起司粉,雖然顏色上沒有紅醬擁有繽紛的色彩對比,濃濃的奶香味總是讓人齒頰留香;不過吃的時候,剝蛤蜊的動作還真令人手腳忙碌呢!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這樣的早晨,能令你心動,那麼你是否也想,不再追逐那無所謂的忙碌,給自己的生活,平靜的美好;如果這樣的早晨,能令我心動,其實我也不想,再追逐那無所謂的忙碌,給自己平靜的生活,享受這美好的晨光。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歷經近三週渾沌不明又不安的日子,終於可以拆掉Okane肚子上的縫合線,才出發要到醫院Okane就以為要打針,鬧了好久的脾氣,更是一路哭著到醫院,拆掉了線之後醫師檢查了Okane的狀況,等到確認無恙直到回到家,Okane才慢慢展露開心的好心情;沒有了縫線不只感覺舒服多了,連最好的姊妹NiNi也似乎感受到Okane的好心情,連睡覺都牽著彼此的手,模樣除了逗趣更感受到貓兒心有靈犀的默契,真的很奇妙!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天,Okane鑽進我的毛大衣,很聰明的把自己裹在裡面,正當我想好好訓誡她時,她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可憐又可愛的模樣讓人好疼惜;手術失敗後我不只天天跑醫院,她的一點不舒服都讓我驚駭,該吃的藥該打的針一樣都不少,以致於每次要出門,Okane都嚇得要死,就連睡覺,都做惡夢到被嚇醒也讓我很感傷,然而我知道這是必經的康復期,儘管難熬,還是會過去的。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pr 09 Mon 2007 17:21
  • SNG。

零七年四月九號晚間新聞,東森主播播送了一則動物醫療疏失的新聞,新聞的主角正是Okane,很遺憾我只有這種方式可以對醫師控訴,因為台灣沒有任何動物診所的醫療控訴單位,甚至有許多動物受虐的案件,無法透過政府得到任何的拯救,而必須透過媒體,然而在譴責媒體噬血的同時,有時我也感到,是什麼樣的社會,讓媒體染上血腥?







結紮手術失敗後接連的問題,醫師都不願意處理、不願意負責更不願意道歉,對於生命如此隨意的態度,令我非常生氣,在尋求許多網友與醫師的幫助之下,我更瞭解到這件醫療行為中,醫生有多少的沒注意,這些沒注意只是這位醫師基於自己對動物醫療的「過度自信」,總是將不知道開過多少阿貓阿狗的刀句話掛在嘴邊,卻不知道生命是多麼不同,每個生命體都有著未知的險境,對於生命太過自信,卻不知道生命有多複雜?



所以,我在此就不稱這位醫師為醫師了,而改稱呼他葉先生,因為葉先生在我心裡,並不是一個醫師,葉先生說他有一個在大學唸獸醫的兒子,自己也在業界多年,我不知道生命是否有著你有多長遠的經驗來評定,我只覺得他一切的所作所為讓我非常痛心。



手術一開始,這位葉先生就在沒有量體溫、體重的狀況下施打麻醉藥,同時更「徒手直接拔除」腹部之貓毛,後來我問遍許多醫師,均不同意這種做法,徒手拔毛不用剃刀的做法更讓很多朋友吃驚,一般醫師都會選擇在早上開刀而不是在晚上,因為這樣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留院觀察,萬一貓咪有狀況還可以要求飼主讓貓咪住院,但這位醫師卻貿然在晚上動手術,同時當天在麻藥沒有退去的狀況下就讓我將貓咪帶回,也是非常奇怪的做法。



而在手術傷口,長達七八公分的傷口與其他只需兩三公分的傷口的醫師比起來更有非常大的差異,開了那麼大的傷口,卻只在皮下與肚子縫合兩次,很多醫師只開兩三公分,逢了三~五層的比比皆是,甚至縫合的線,都是用狗狗使用的黑色且比較粗線,與一般貓咪需要使用的透明且更細的縫線差很多,當然讓貓咪感到非常不舒服,讓貓咪肚子裡的縫線鬆脫,導致貓咪沒有食慾不吃不喝,一個專業的醫師更應當對於病患的任何一丁點狀況感到敏銳,更何況沒有任何一隻貓可以忍受連續三、四天不喝水,代表她身體一定有問題。



後來我才知道,貓咪在手術前必需要禁食,葉先生居然建議要預約開刀的我當天就去開刀,不知道是為了衝業績還是有其他原因,而當Okane肚破腸流時,醫師居然以要去吃飯為由,在他原本應該看診的晚上六點半,選擇拒絕幫我拯救貓咪,而之後甚至一通電話與道歉都沒有,讓我的忿恨升至最高點,因為遍尋相關單位與機構均無人可以處理,我將我的狀況分享給一位主播,大家都是非常愛護小動物的人,因此決定釐清這件事的真相。



當記者去詢問葉先生的時候,起初葉先生還以為何要記者來,還當跟記者嗆說「如果我有任何問題,他把錢還我就可以了」,可是這是還錢的問題嗎?後來葉先生更在攝影機下,說出當天晚上有醫師年會取代了他原本跟我說要跟幾個醫師去吃飯的理由,更說出傷口有時貓咪會去舔,會破不是他能控制的,我想問的是,如果傷口貓咪舔一舔就會破,是否在縫合時要更謹慎,有的醫師內部甚至縫了三四層,貓咪舔得到表皮怎可能舔到皮下組織內的縫線,何況貓咪是因為內部縫線鬆脫導致器官流出,壓迫到表皮縫線,採訪完的記者甚至忿恨的打電話跟我抱怨,醫師態度不佳的問題。



我曾在于美人的節目中,聽了一個母親說得一句話:在生命之前,我們要更卑微。因為我們不懂醫療的複雜與細節,所以我們卑微,但懂醫療的問題與過程的醫師,更要卑微,很多事情,絕對不是你們課本學來的、經驗遇到的會發生的,有太多事情,在你想像與經驗之外,不要自視過高的輕忽生命的複雜!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手術的狀況,對我而言是天大的玩笑,醫師不願意負責、甚至有醫師不太想醫治的狀況,又像是另外一個玩笑,而在第一回上了手術台後幾天,就是愚人節,也像是一個玩笑;而此時我只想說,這些玩笑、開大了!!







生命充滿了多種可能與意外,請大家珍惜你們身邊的至親至愛,無論他是貓狗或是人,當我面臨著Okane有可能離開我的這個關口,我唯一的慶幸就是,過去兩年多以來,我是多麼愛她、疼她,她就像我的小妹妹、我的小女兒一般,如此付出愛與關懷的疼愛過著,甚至每天都抱著跟她說「我愛妳」!



在這場結紮手術後,我必須面對的是Okane有可能離我而去,所以將近一個月,我是戰戰兢兢的、忐忑忐忑的;別人的貓三天就可跑跳、一週就完全復原,然而整個四月,我日不成形、夜不成眠,從吃飯、喝水、上廁所到睡覺,24小時馬拉松式的看護,所緊緊掛心的只是,我有可能會失去她。



她就躺在我枕邊,無論工作或是睡覺,都在我的視線內,這樣均勻的呼吸著、睡著,然後瞬間全身顫抖,幾秒後她驚恐的睜開雙眼,看著我,像是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然後鑽進我懷裡喵喵的叫著,就像受驚的孩子般,在你懷裡哭泣的,她所受的苦多痛、驚駭多深,此時此刻,你怎麼能不心痛。



面對復原是漫漫長路,因此我不願意出門,也不願意讓她離開我的視線,我知道這件意外給她多大傷害,也許是養貓許久,我眼裡的貓兒,是有表情的,她現下就像一個驚弓之鳥,我知道她每一個夢,都在重演這幾天手術失敗的惡夢,明明可以一次解決的手術,她卻要開兩次刀,開刀處的皮肉,都因為多次開刀有了黑青即硬化的感覺,甚至有些發炎的狀況,要吃止癢、消炎的藥、還要打消炎針,只是出於我對於她病情的擔心,要求醫師的。



如果醫師將拯救動物的生命當作是工作、把工作當作是賺錢,這樣的世界永遠不可能更好,這樣說來有點夢幻、有點奢求,甚至很多人說我太過單純、也太過無聊,但生命總有一些事情、總有很多事,不只是工作或賺錢。












誰推薦這篇文章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