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即將執行死刑的兇手,明天就要入罪服刑了,但是今天卻性命垂危,你救是不救?這是許多醫師都聽過的例句,然後結論是,身為一個優質的醫師,就要救,因為性命是不分好性命與壞性命,一視同仁,是醫師的職責。就算明天即將死亡,醫生的本分就是救人,而警察的本分就是遵從命令,學生的本分是讀書,妻子的本分是照顧家庭與孩子,丈夫的本分是賺錢養家,每個人都有本分,但很多事都有例外,那些例外就是我們該學習的生活課題。



台灣譯名為急診室的春天,韓劇原名綜合醫院/종합병원,圖片轉載自韓國iMBC官方網站,點選上面圖片可下載1280×1024桌布大圖優。

如有掉圖或想留言請點我回去看本文~「急診室的春天之壞人該不該救?」





如果人生是一場考試,那麼把份內的事情作好,則是基本題。

而那些學校老師沒教的問題,則是變化型的測驗。

一個即將死亡的犯罪者,明天就要死了,但即便明天就要死,身為醫師就該執行救人的本分,就算救活了以後就要死亡,但都不可以因為個人的私心來決定要不要救,醫師沒有選擇病人的權力,只有救人的職責。

這段話,我是認同的,但我卻認為,那是一種形容詞。

案例中用了一個很衝突的的狀況,就是一個「罪大惡極的壞人」+「即將死亡」,去對比「救人的神聖職責」+「今日病危」,來凸顯無論天塌下來醫師都要救人般的偉大,所以不管是好人壞人、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還是死刑犯,都是病人,都要救治他。

這樣的形容詞就像是男人與女人熱戀時,男人說「就算天崩地裂海枯石爛我都會愛你」,又像是母親對孩子說「天塌下來還有我頂著,怕什麼!」

形容詞,是用來表現出事情的重要性,表現出醫師眼裡沒有好病人與壞病人,而情人眼裡沒有時間與變化,親子之間也只有無限的保護,這些話就像是我愛你一輩子的情話一樣,確實,說話的此刻我是愛你一輩子,但凡是都有例外....。

例如,真的天崩地裂?例如,真的天塌下來?例如,真的有一個壞人被送到醫院來?

假設當真有一個死刑犯,就在手術台上,明天就要被槍決的人,救他作什麼?

但只能這樣想,卻絕對不能這樣做!

雖然說是儘管明天要死了今天還是要救他,但是這只是一種比喻,甚至必須很嚴重的去看待,並不是認同死刑犯的生命有其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我們能確切的分辨每一件事情嗎?

例如,這個惡人萬一是被污蔑的?明天就有可能翻供了?洗刷冤屈了,你今天不救他,不就變成殺人兇手?

例如,這個惡人因為你的延緩救助,然後就死在手術台,你以為他的命不重要,事實上他還有重要的事情還沒說,還想給家人最後一個擁抱並說聲Sorry。

又例如,何謂惡人該死的定義呢?如果明天要上死刑台的人不該救?那麼綁架了氣喘病患的嫌犯該救嗎?偷了東西的小偷的東西該救嗎?醫師不是法官,不能用片面的狀況去評定一個人的好壞,這樣就像是動用私刑的不良少年。

問題其實不在於,醫師該不該救即將接受死刑的犯人,而是醫師不該定義病人是好是壞,血只有一種顏色,心臟也不會因為壞人而變得比較黑。

因此,問題也不在於,上死刑台的犯人該不該救,如果這個人真的要死了,有啥好救,問題在於,我們不能輕易去定義別人的生死。

聽過一個故事,一個海嘯讓很多人性命垂危,亟需醫師的救治,有的醫師見人就救,有的醫師撿年輕的小孩或青年救,有的醫師撿有希望的人救,三種醫師有三種不同思惟的方式,每個人都是對的,這就是他們對於生命的認知,有三種不同的層級與分別,第一位醫師是認為生命不分類別都很重要,第二位則是認為年輕的生命更有活下去的意義,第三位醫師卻認為,救助有希望活下來的人更能創造生命的意義,你是哪一種醫師呢?

而這,才是人生要學的課題啊!

生活中,我們除了學校教的本分外,還有自己要悟透的人生課題,那些課題沒有正確答案意沒有最佳解答,寫出來的答案就是你的人生;有時候面對抉擇的時候都會很困擾,偏偏上帝常常出了那種二選一又是很衝突的題型來考驗你,真的覺得人生真是複雜啊!

夜深而我已累,無法聊的太多,醫師的事情也只是比喻,總之我不是醫師,但有時候我常常覺得,自己碰上了人生中比醫師還難以抉擇的問題啊!

然而,看別人的問題,我總覺得答案很簡單,看自己的、卻很難。

身在其中的人啊,是否真的難以看見自己呢?

不過話說回來,急診室的春天真的好白爛喔!雖然醫師救人很感人,但是當醫師因為是綁架犯而不願意救人的那個瞬間,我還想揍那個女醫師捏!(哈哈哈)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