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的時候,有的人詢問,就只限於詢問,邀請只限於邀請,分享故事其實答案與結論他自己都想好了,人生的方向也都幫忙決定了,甚至翻開人生藍圖他把你的角色都規劃好了,那樣感覺很好,因為你不用想更不用思考,不過這樣一來,我會猜想著「你是不是需要一個洋娃娃,讓你擺弄就好了呢?」每個人都有地雷,我當然也有,高昂的自尊就是我的地雷,我可以失去所有但就是不能失去我自己,因為我唯一驕傲的、就是我自己;因此,當我說NO的時候,就是NO,當我說這是我的地雷而我即將抓狂的時候,請不要認為我在開玩笑,我是真的會抓狂、會翻臉、會封鎖你的一切,不會再拯救那被你拿來當人質的所謂愛啊。



如有掉圖或想留言請點我回去看本文~「親愛的,別踩我的地雷。」



很多年以後,我突然想起你。

那天你覺得很驚訝,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我生氣,呵!你甚至覺得我是無理取鬧或者是想央求些什麼特別的待遇,你覺得這只是女人慣用的把戲,不用五分鐘,甚至一分鐘,我就會打開門來問「為什麼你不拉住我。」

但是我沒有。

後來你生氣了,你覺得我為什麼能說離開就離開,甚至覺得有些受辱,因為你認為你是如此美好,所有人都要把握住你的美好,就像你常說的「後面還有很多人排隊等著我哩!」

Oh! Yes I know, but.... so what?

每個人都有一道線,那個線可以是任何形式,有的線你還會淺淺的看到虛線,有的線是很清楚的,而有的線,是非常隱藏的;而我的線,通常非常的清晰,甚至會有警告。

而我是那種任性且重視我的尊嚴的人,我並不是那種好面子的人,需要名貴的車、名貴的包包還是名貴的衣服,我只是愛品嚐美食,但我不在乎價格,一碗魯肉飯或水餃,我都可以不亦樂乎,早餐一杯咖啡,就能很幸福得被填滿的人,甚至有些謊言、有些欺騙存在,只要你能有效率得不被我知道,我都能很快樂的人。

但是萬一我說NO,那就是NO。



===========================


有些人的情感,彷彿建立在洋娃娃身上,他需要的只是有個人坐在你身邊,但並不是真的要詢問你的意見;我有時候想像,是不是有些人,你給予他一個充氣娃娃他就不寂寞了呢?

例如愛情,有的人詢問另一半的方式,就只限於詢問,就像問你今晚吃點什麼,如果回答隨便,他就再問一個清楚的答案,於是你想吃日本料理,他卻說日本料理太貴,義大利麵,他覺得義大利麵昨天才吃過,那你再回問「那你想吃什麼?」於是乎,他想去吃那個燒烤店配啤酒,渡過這個週末。

又像是說,有的人邀你去看電影,他問你說什麼樣的電影你喜歡,你隨便說了幾部,於是乎他問「我們來看某某某好不好?」當你覺得也可以的時候,他就從口袋裡,撈出那某某某的電影戲票,甚至時間都訂好了,如果你今天加班遲到了電影約,那麼他還會怪你「怎麼那麼慢?」

那又或者,有的人覺得什麼特別有趣,例如你的名字、你的年齡、你的外貌還是你今天吹壞的頭髮,於是乎開始開著玩笑,其實你還算幽默的人,可是當玩笑太過火的時候,你要求Stop,他卻像是個收不到訊號的收音機,不斷的開玩笑,接著你祭出最後通牒,非常冷靜並且用完全不是再開玩笑的語氣說「再這樣我要翻臉了!」

當你真的翻臉的時候,他卻在背後責怪,你不夠幽默,嘿!所有人都有地雷,地雷的存在不是要證明,我們有多麼好,請不要一直踏在地雷上,去證明你是我多好的朋友,這顆雷只有你能踩,甚至不要無聊的以為,我們好到可以分享睡衣私密故事,那就代表著你踩著我的地雷時我可以不發飆,如果我們的感情真的很好,那麼身為好朋友的人,該存在的就是「尊重」你的好朋友-我的感受。


===========================


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朋友Amy大有所感的點點頭,她說最討厭的就是,喜歡幫別人決定事情的情人,例如有某個決定必須是Yes or No 的答案,妳想回答No、但他覺得Yes對你是好的,但是妳仍然覺得,妳對這件事情的決定是No,他會告訴妳答應有什麼差別的,沒那麼嚴重吧!

如果妳不想跟他爭吵,他會認為是默認,甚至會很好心的幫你打電話告訴這件事情的詢問人「Yes,她答應了」,事實上妳根本沒答應,這件事情可以很小,甚至可以只是一個飯局,一個不起眼的飯局,只是飯局上有一個你不想遇見的人而妳回絕了這項邀請,但其實真的遇見這個人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當下妳不想也沒心情,參與這項邀約,沒有特別絕對不可以的理由,就是不想。

然而事後,Amy為這件事情生氣的時候,男朋友卻詫異地認為「與某某人吃飯真的那麼令你嫌惡嗎?」

Amy火大的說著「事實上這件事情已經不在是與誰吃飯,是你根本沒有在聽我的意見。」吵著吵著,兩個人總是在不同的問題點聚焦,結果Amy終於忍不住的說出「拜託,不要代替我做任何決定,好嗎?」

當這樣傷人的話說出口,Amy自己也很難過,當然,男朋友也是,沈默了幾秒後啞著喉嚨問著「難道我們不熟到一個小飯局都無法決定嗎?」

「其實問題從來不在飯局,是在你沒有聽我的感受,你認為的不重要、無所謂、沒關係,在我心裡或許是很重要、有所謂、很有關係!」Amy跟我分享,她與男友說得最後一句話;結果終於達到了某種妥協,但沒過幾個月又發作。

後來Amy說,也許是有些人總愛掌控別人,藉由決定別人的人生來證明自己是真的擁有的,或者是試圖改變什麼來展現自己是有影響力的,甚至時不時的要去觸碰某些地雷,來證明真的很愛我。但並非我們不能改變我們所愛的人,而是我們必須打開耳朵去瞭解,他另外一個決定是什麼,是否有很重要的考量還是其他的想法。

不論男人或女人,大家總有一個線,不是我們不懂得幽默或妥協,其實尊重與適可而止是非常重要的,當我們說NO,就是NO了,請不要再來探測地雷的底線,然後怪著他為何爆發。





朋友與家人亦同,儘管我們要好的什麼東西都可以分享,什麼樣的玩笑都可以開,但是,我們是不同的個體,你必須尊重這個個體存在的意義,「方便」與「隨便」是不同的,相對的,「很好的兩人」與「單獨的個體」是不同的,無論什麼樣的情感,即便是我們好到像一個人,但終究是兩個人。

就像有的父母,一定要孩子上怎樣的大學,嫁給什麼樣的人或娶怎樣的女孩回家,抑或者在什麼時候該結婚,善意的提醒是好的,重複的提醒是一種嘮叨但我們也可以把他看成一個愛的叮嚀,但是,如果為誰作決定,那就是一種不尊重。

好友James常常跟我抱怨,母親催促婚姻的方式讓他很不能苟同,甚至有幾次用的方法,是直接約出來吃飯,到現場才知道是相親,又或者有時後常常就約在晚上、他公司的樓下餐廳,當他說他必須還要開會時,母親就開始責怪是James不夠體諒、不夠愛甚至不夠有禮貌,James跟我分享這件事情的時候,甚至還火爆的敲了一下桌子「嘿!是誰不夠尊重誰都還不知道呢!要不是對方是我老媽,這種行為早就被他掄到太平洋去了。」

相貌堂堂又是高級主管的James,不結婚的理由只有他自己知道,但絕對不是不夠優秀,事實上是一個可口的肉食男,於是乎,有相親對象對他一見鍾情,老是在公司樓下等他或者有些荒唐的要求,又礙於是母親朋友朋友的女兒,不敢怠忽禮儀,但終於有一天,他還是翻臉了;女孩哭哭啼啼回家告訴母親,女孩的母親生氣地告訴朋友,朋友再告訴James的母親,因此家庭革命又來了。

James從此不敢再接來自家裡的任何電話,甚至火速的搬離家,母親很難過他知道、母親愛他他知道,只是愛與尊重間是該同時存在的,不能因為很愛很熟就可以把尊重都拋開;母親節這天,他寫信給我,說他也很難過,我知道,我能體會那種感覺,有時我們都對生活有些堅持,這些堅持甚至有些強硬,不分由任何越軌,但有的人,就想來踏一踏,來證明愛的存在。





提到了踰越底線這件事,James終於又說出,為何他始終懼怕婚姻的理由,他始終不明白,還是有些人,總愛試著去踩著別人的底線,來證明自己的重要性。

例如,James很討厭吃洋蔥,而我很愛,但我從來不會期望James吃下我愛的洋蔥,因為他吃不吃洋蔥根本與我無關,甚至還可以把他討厭的洋蔥分給我;但是他的某任女朋友,卻常常希望他吃洋蔥,甚至說了很多洋蔥的優點以及健康,還有菠菜、韭菜等等,甚至會把菜加入其他菜中一起炒或包成水餃還是其他看不出端倪的食物,每當James誤食時,另外一半就會很高興,那就像媽媽要引誘小孩子吃紅蘿蔔一樣,這種行為一直讓James非常不滿,第一:他並不是小孩子,他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好是壞,第二:他並不喜歡常常被引誘誤食的狀況,這樣讓他每次在吃飯的時候很痛苦。

一日,他又誤食了某種討厭的青菜,女友告訴他很多這個食物的優點,在提到壯陽這件事的時候James終於爆發了,丟下筷子離開餐桌,然後到樓下的小吃店吃海鮮加啤酒,女友以為是壯陽的舉例太傷男人的心,事實上重點根本就不在此,James不想在討論到底是在哪個點讓他覺得很不爽,因為他有種與外星人溝通的感覺,他甚至懷疑,女朋友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很討厭洋蔥」這五個字的意思,沒多久,兩人就分手了,但問題當然跟洋蔥、誤食與壯陽食物都無關,卻跟「你有沒有認真在聽我的感受」有關。


===========================


需要愛的證明的人不少,其實無論男人或女人都有,別以為只有女人愛搞愛的證明,男人亦是如此,因此我又想到很多年前的某個故事;那日,我寫著信,當時的情人卻好奇著要看,我卻頑皮任性的不給看,到最後居然僵持成「不把信給我看,代表著你不夠愛我,如果不給我看,我們就分手。」

我一向很任性驕縱的超乎想像,「威脅」也是我的地雷之一,如果一件事情答案是YES,因為被威脅了,我們甚至會傲骨的說出「NO」,問題根本不在於,信的內容是什麼,問題在於,你忽視我的感受同時不尊重我,甚至把一封信與分手這件事相提並論,那麼我們是否可以解讀為,如果一封信就足以分開,那麼也代表我們的愛情輕薄的宛如一封信?

後來我離開,就再也沒連絡,我任性的不接受任何的詢問,事實上我也不想要再解釋所謂的為什麼,直至今日,他也許還認為,信裡寫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但是那封信也不過就是當時學生愛寫的交換信件,收信人是我的同性密友,我甚至還在信中,讚美了那人的優點與美好,結果害我要重寫那封信。


===========================


朋友的朋友,也有一個非常令人傻眼的故事,故事的結局是一對夫妻離婚了,原因居然是妻子丟掉老公收藏七八年的公仔群,理由是佔空間、很貴加上有些公仔很醜,還有有的公仔不只醜還很骯髒,甚至有的都掉漆了。

老公為了這件事情去追垃圾車,甚至跑到資源回收中心,救回了那些所謂的可憐公仔,兩人結婚還不到兩年,理所當然公仔的感情是非常深的,妻子非常訝異「難道我就比不上那一群爛公仔!」

男人奮而回答「妳當然比不上,這些公仔我收集多久妳知道嗎?加一加甚至上百萬;把公仔放在家頂多佔空間,但把妳娶回家不但要吃、要買衣服還要丟我的公仔,名副其實的賠錢貨」。而當然,這些心直口快的吵鬧,都只是情緒,只是都很傷人。

於是乎,吵鬧了一個月後離婚了,女人生氣男人在乎公仔,男人生氣女人丟掉公仔,但旁人的眼光看來,問題根本就不在公仔,假設公仔與女人都掉到海裡,我相信男人會先救女人而不會救公仔,公仔當然不會比女人重要,但尊重有時候比感情更加重要。

很多伴侶喜歡為另一半決定某些事情,其實問題都不在於事情本身的決策是否錯誤,而是感覺到不尊重。

很多家長喜歡幫孩子決定事情,問題也不是在出發點夠不夠好,而是我們都沒有坐下來討論,而有時候我們不希望別人做怎樣的決定,其實只是為了我們自己,例如,某個朋友的母親,就不希望女兒嫁給普通的小職員,表面上母親覺得小職員沒能給女兒保證,事實上是職員的頭銜也不能讓母親感到驕傲,因此前男友的求婚在母親的極力反對與要死要活的說服下分手了,事實上即便有愛,都被母親撕裂了;後來女兒在母親安排的相親中嫁給一個警察,幾年後警察因公殉職,女孩確實得到很多國家得撫卹保障,但是,那真是她想要得結果嗎?


===========================


很多年後,我的地雷又因平淡不已的某件小事而爆發,我想起那很多年前,某個驚訝的眼神;他是我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卻總是踩著我的地雷,最後一次踩上我的地雷時,我卻一句話也不說甚至也沒有發怒的離開了,也很好心的說了再見,卻從此再也沒見過面了,輾轉得知,他依然覺得很驚訝,我怎麼可能說走就走,但我就真的離開了。

其實我當然不是那種說走就走的人,但更不是那種會受威脅的人,不要把愛當作是籌碼來贏得任何的妥協,等到有一天,我真的放棄了拯救那愛的人質,就真的什麼都可以放棄了,當然就真的說走,就會走。

親愛的,別踩我的地雷、別為我決定任何事情,我接納任何善意的決定,但請勿一再一再的又忽視我的感受,如果你的決定、你的想法只是為了你想要怎樣,卻從不將我的夢想、我的渴望與我的努力放在眼裡,我那些驕傲、任性與彆扭的地雷,就會爆發。

我是個不容易生氣的人,我是個一旦生氣就很難原諒的人,我可以接受失敗、跌倒或者被傷害,但我不能接受我愛的人,竟然跟別人一樣,也忽視我的感受、逕自決定,甚至在我最痛苦的時候選擇不伸出援手,因為你認為那痛苦對我來說並不重要。別把我的愛當作是一種理所當然而恣意揮霍著,甚至幫我決定任何事情的重要性;那些你認為的無所謂、不重要、沒關係,對我來說都是有所謂、很重要、非常有關係。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