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妳打給我,深夜一點,不斷哭泣,我問了為什麼,妳卻什麼都不說,哽咽得無法言語,我等待妳稍微平靜一點以後,妳才說「我們結束了!」我們是誰?妳說「是ANDY。」ANDY?妳交往三年多的男友?妳卻更正,是三年八個月零五天;中間,吵吵鬧鬧,一直到今天,他說了一句話,深深的刺傷妳「我們不可能好一輩子。」妳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段愛情,都被他視為只是生命中的一段,他從來沒有把妳放到,人生末端的選項,這只是一段,為分開而結合的愛;在一起、只是剛好而已。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我們不可能好一輩子。」






從學生,到出社會,其實三年八個月零五天很短。

那年妳大四,即將準備畢業,很多事情都繁忙的,所以火氣特別大,每天都在準備腳本與彩排,準備那重要的畢業公演。

那個雨天,EVAN受傷了,因為騎機車天雨路滑追撞一台計程車,然後,妳與他的舞碼就宣告Over了,妳急著幫自己找新的對手,然後,ANDY就出線了。

其實,妳很不看好他,ANDY常常蹺課,成績不理想,舞蹈也無法跟妳匹配,妳瞬間有種完了的感覺,這是很重要的畢業公演,對妳而言,他卻永遠不當一回是,為此,妳們吵過無數無數的架,甚至讓好脾氣的妳,在舞台上大飆髒話。

「他媽的你以為手錶是給你參考的嗎?你以為大家都不想畢業嗎?這是畢業公演不是扮家家酒,一小時三十二分,你整整遲到一個半小時,過兩週就要開演了,你能不能在最後這個時間,認真一點啊!」妳大吼著,將批在肩上的毛巾甩在地上,妳汗水淋漓,因為他不在的時候,妳並沒有因為等他而停止練習,卻因為等他而練得更兇,因為生氣。


=================


「媽的這個女人會不會太兇了,不過遲到而已。」

你不發一語走到更衣室,換了衣服開始暖身,她將兩手插在腰上,怒氣沖沖的看著你,好像希望得到一個理由,但你壓根不會告訴她;你不會告訴她,昨天晚上大夜班的同事突然請假,你為了老闆再加1.5倍的薪水,答應繼續加班,合計工作時數13個多小時,總之你也忘了多久,你不像她如此清晰的可以計算所有數字,然後,你也陪客人多喝了幾杯酒,早上回到家瞇一下再轉醒,已經上午十點多了。

當然你也不會告訴她,你與她有多麼不同,大一的時候很認真,因為剛考上熱愛的學系,但高二的時候,父親去世,你才知道,你不再是被捧在手掌心寵愛的長子,而是需要負起家中一切的長子,你去打工、用盡一切時間的打工,後來選擇Pub的工作,偶爾還得附帶的下場跳跳舞、熱熱場,也興趣的在客人不多的時候去刮刮CD或是飆一首歌,你帥氣、女孩都吃你那套,因此是店裡的活招牌,老闆也快意,薪水發得很義氣,所以你不但可以支付自己的生活、還可以附帶照顧家裡,因此,這就是你,總是不認真學業的理由。

你需要錢,非常需要,父親留下的房貸與一些商業貸款,實在高得有點令人咋舌,加上房子買的時候在景氣巔峰,現在,房價跌入歷史谷底,將家裡的大房子賣了,根本於事無補。

父親是高階經理,薪水非常高,當時他一份工作,能讓一個家庭生活在比小康再更好一點的生活,也許你想問,這樣高昂的薪水,應該不會白癡到連份基本的保險都沒有規劃吧!

因為父親並非死於意外,那是一個你誰都不想說的理由,你不知道,他那高昂的薪水,需要承擔的責任與壓力實在太大,也許大到誰都無法想像,他像是一個大樹,承接家中的期待,因此總是微笑,對家人為笑,就像你也總是隨性不在意,其實,你只是不想說,你的性格與父親相同,這樣的性格,讓你們把疲倦都往心裡吞。

吞到最後終於不堪最後一根稻草的壓抑,瞬間倒塌。


=================


「好,我們再一次。」用力的嘆了一口氣,看看可不可以把怒火都嘆掉,妳看著鏡子裡的姿態,他承接妳的手太晚伸出,導致妳的身線不那麼優美,妳焦躁著,光這一段就練了好久,但今天一定要練到完美,因為妳們還有好幾段要練習,再兩週就要開演了。

妳是備受矚目的新秀,雖然不是那種好的可以去公演的舞者,但也是一個前途看好的舞者,所以不能丟臉。

「已經快六點了,很晚了。」他看看錶,卻這麼告訴妳。

瞬間,妳有種被雷打到的感覺;意思是.....。

意思是「我可能要先走了,不能陪你。」他接續說,走到一旁,收拾他的行囊,所有人看著他,離開。

晚上,一行人到餐廳吃飯,氣氛熱烈,因為大家口徑一致的都在討論一個人,妳的男主角,大家妳一言我一語的謾罵,批評他太過沒有團隊精神,應該是要把原本的男角找回來,他實在太難配合了,甚至有人猜測著,「難保他公演那天也來遲到這一招。」

妳不發一語,吃著、聽著,然後大家Say Goodbye,妳的好友LiLi還拍著妳的肩膀,要妳別擔心,會好的。

今天是週末,妳走著,漫無目的;餐廳裡,今天大家討論的,不只是畢業公演,還有畢業的出路,連成績最差的Ben,都已經找好了工作,只有妳沒有。

「是因為妳太挑了啦!」

「妳適合最好的工作。」

大家這樣安慰妳,但是妳知道,男朋友也是,從小,很少男人可以跟妳交往達三個月,因為妳總會,不自覺的、看到他們的缺點,然後勸導、然後吵架、然後分手。

「是我太挑了嗎?」

「該死的今天是週末啊!」妳嘆了一口氣,身體、心裡,都充滿疲累。

該好好的來喝一杯吧!


===================


Pub,震耳欲隆的音樂,敲打著、令人興奮的節奏,她卻像是跟這個節奏格格不入,唯一的女人。

你在吧台,就看到了她,你的女主角。

她低著頭,嘆了一口氣,然後很是陌生的左右看顧,神情很是茫然,接著一位半醉的男子,晃啊晃的撞到了她,男人輕浮的說道歉、又輕浮的搭訕著,這在這裡,還是常見。

她卻很是生硬卻帶點難堪的,逃離。

走到吧台,你將調好的酒給她,粉紅色的、酒精不多、入口溫順。

然後她很是吃驚的看著你。

「你怎麼在這裡?」

「我在這工作啊!」你若無其事的說著。

然後她呆了呆、晃著頭、苦笑了一下、又帶點氣惱,然後說著「所以....你每天急著走,都是為了....來這Pub工作。」似乎也明白了一點什麼端倪。

你沒說話,繼續調著下一個客人的酒。

「為什麼沒說。」

你不語。她也瞪大眼睛看著你。等到你將下一杯調酒送出去,抹抹手,看著她,你笑了。「來跳舞吧!」

===================

他拉著你的手,到舞台中央,示意的跟DJ揮了揮手,打了妳看不懂的手勢,然後微笑;沒一會,一陣刷盤,音樂變了,充滿節奏感,他隨意地跳了兩下,然後使出令人眩目的舞技,瞬間,旁觀的人群都跟著狂熱,大聲尖叫、嘶吼。

沒一會,他揮手示意,要妳也跟著加入,妳生硬的搖擺,不是不會跳舞、是突然間,身體覺得僵硬,時間是不等人的,沒一會另外一個穿著桃色小可愛的女孩,扭擺著纖腰、豐臀,短到不能再短的褲子,露出潔白的雙腿碰觸著他的身體,搖晃著、性感與魅惑。

一點挑逗,對於女人來說、是一種挑釁,妳怎麼可能輸,因此妳也深陷、越夜深、越瘋狂,然後妳們居然舞出連排練時都沒有的默契,他往左、妳往右,轉了一圈雙手又碰再一起,一個下腰、翻身,貼合音符的完美韻律感,絕對合拍的強烈節奏,音樂一首首、冰酒一杯杯,有人脫了衣服、有人撒了冰塊與水,妳卻覺得、越冰卻越狂熱,似夜。

然後妳也不知道為什麼開始瞭解他,事實上他沒說明妳也不想問,妳們並沒有像芭樂的劇情從一夜情開始認識,那一晚,僅僅是舞蹈而已,而妳瞭解他。

接著那一夜,僅僅只是畢業公演而已,妳們卻有了故事。

===================

後來她加入舞團,並且身兼兩職的到舞蹈教室教跳,也是因為你,不想成為你的負擔,但你卻從來沒有說過,她是什麼;你們常常喝酒、常常跳舞、常常嘶吼、常常去海邊、常常擁抱卻也常常熱淚盈眶,只因為你們都聽了那首『然而』。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麼的喜歡(悲傷)....,一樣的歌曲,在你們的心裡,都有不同故事,那年春天到那年夏天,如此合拍的相處,她就好像知道你的所有事一樣,不像過去的女人,需要問很多、需要瞭解很多,在一起,很舒服。

但情人未滿,你很清楚,卻什麼也不說。

不說,其實你不相信愛情。

不說,你並不是有異性的感覺,僅僅單純的契合而已。

然而,後來你們還是在一起了,身體各取所需,但從來沒說或真正介紹,她是你的誰而你是她的誰,你沒給承諾、沒給愛的證明、當然也沒說過你愛她,其實你只是不想要承擔、所有的負累、或者未知;你很清楚、你想飛、你想走,等家裡的貸款還完,你有浪跡天涯的夢,有想要到很多城市居住的念頭,有想要漂泊的渴望。


===================


因為知道他的心裡有夢,就算不說那敏銳的感觸也知道,一個不敢說、一個不敢問,妳們就這樣糾纏好久,妳以為那天不會太早、妳以為有機會妳會改變他,妳以為他勢必還是愛妳,妳以為就算沒有愛情至少有感情能羈絆住。

三年八個月零五天。

後來,經濟景氣變好了、房市回溫了,他父親留下的房子恰巧就在捷運線上,賣了換間小的,還有幾百萬,他的母親說,要留給他當夢想基金的,他很年輕、妳也很年輕,就算你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夢想,沒有想要跳舞跳到出國比賽還是什麼有意義的理念,但是,妳知道,他其實沒有那麼喜歡妳,也沒有那麼肯定會跟妳好一輩子。

那天,說分手,也沒有為什麼;「我們淡淡的開始就淡淡的結束吧!」他這樣說。

其實妳很想回答,開始與結束在妳的心裡並不淡、很澎湃,他想走一走、他想繞一繞,他想了很多卻從來沒有把妳放在他勾勒藍圖裡的任何角落;他說不想耽誤妳,妳說妳可以等。他說他沒辦法讓妳等,因為,他並沒有把握終點是妳。

「這只是一段愛情,人的一生會有許多愛情,不需要依依不捨,等車開了到下一站,妳會發現下一個也是很美好」;他這麼說。

妳知道他認真,妳知道他肯定,妳知道他想了很久做了決定,妳甚至知道他也許在開始的時候,就想這樣做,妳哭哭啼啼的告訴我,當時妳的猜想與忐忑,就像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卻有了期待,而真的落幕了卻很想大喊不公平的頑固;後來妳終於放聲大哭,把這些年他對於妳的存在,有種不切實際的空虛都哭出來,就像那首莫文蔚的歌所說的「牽手的時候太冷清、擁抱的時候不夠靠近.....」事實上,就連親吻妳都覺得那不像是他的嘴唇,因為太冰冷。

「我們不可能好一輩子!」

後來,他終於這麼說。就像把妳多年來的不安、那些不願意面對的真相,都證實了;他其實沒有那麼愛妳,在一起、剛好而已;他不想停、還想看看這世界,又無法給妳保證、一定會回來,所以他不要妳等、也不要妳留,就這樣分開吧!因為,我們不可能好一輩子!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就像你說的、我們不可能好一輩子,可是我真的愛過你甚至到現在更愛你,所以,我祝你一路順風!」

這是,她最後,傳給你的電郵,事實上,她也不知道你看到了沒,因為你並沒有回覆她...。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