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粉絲先原諒我用如此直接的話,來告訴你,生命中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如果只是回憶而不懂得把握,那麼你就永遠只能回憶,我絕非要你不懷念Michael Jackson,而是如果他在世的時候你不去熱愛他、他在世的時候你不去為他說話,當他離開了、你說得每一句話,很抱歉他聽不到了;很多人總是用、如果他還在天上一定能感受到你的愛來自我安慰,是的,你絕對可以安慰自己的良心,如果你有隨著媒體的聲浪起舞而因為他的行為來抹煞掉他的美好過,那麼,我想告訴你,你現在說什麼,他都無法感受到;不要只是會懷念死人,當他還活著的時候、有太多美好值得你隨著共舞與好好捍衛,很多事情不要等到人死了才開始想念,過去了、就真的過去了!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被抹煞的麥可之不要只會懷念死人。」





我想,人是用來愛的、不是用來懷念的。

所謂懷念,也不過就是給那個不能在別人還活著的時候好好愛他,或者還有著遺憾的人,給予的一個理由,一個以為自己還擁有美好的理由,我最難過的時候,是我的小貓離開的時候,當時,我很遺憾我沒辦法救他,眼睜睜的看著他在我懷裡死去,真的是宛如絞心之慟,然而,時至今日一年多快兩年了,我還是不斷地想著,如果他還活著的話....,這樣的殷殷期盼著,他會有多美麗與快樂。

爺爺與奶奶過世的時候,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傷感,不傷感的理由是,我很愛他們且我感覺他們是幸福的,爺爺與奶奶都是因為年老加上生病而離開人世的,不知道為什麼,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對於死亡的想法就有些不同,我的朋友說我的觀念有點想是基督教徒對於死亡的觀念,死亡是該慶祝的,因為你終於畢業了,學了人生這一課,歷經了生的痛苦、老的旅程、病的過程與死的終結,這一生,你燦爛著、美好過、痛苦著又煎熬過,你做過好事、做過壞事也有過那些讓自己後悔不已的抉擇,跌跌撞撞、終於有了這一大家子,然後大家繼續在分分合合與吵吵鬧鬧中渡過。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活著的時候。





我想對於Michael Jackson如是,那些活著別人對他的崇拜、對他的討厭、對他的忿恨、指責以及異樣的眼光,衝突了他的一生,我無意去評論他一生做過了什麼又或做錯了什麼,我不像很多人,是他的粉絲,我甚至很少聽他的歌,我知道這個人、知道他舞技歌聲優美,在很小的時候就大放異彩,知道他是許多大明星的偶像,但那又如何呢?

很多人,還是把他當作怪物一樣。

很多的名人,往往伴隨著所謂爭議,他們是名人、也是怪人、甚至壞人,例如小甜甜布蘭妮(Britney Jean Spears)、例如芭黎絲·希爾頓(Paris Whitney Hilton)、例如琳賽·蘿涵(Lindsay Lohan),又例如文森.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伊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t)、也例如張國榮、陳寶蓮、崔真實、白文正(寶來證券董事長)、倪敏然等等,那些緋聞、評論以及犯罪還有性別傾向、負債等等的爭議伴隨著他們,然後透過媒體放大他們的錯誤,因為鏡頭告訴我們,成為一個值得崇拜的人應該完美無暇,只要做錯了一件事情,就等著隔天頭條。

但是,我並非要告訴你,犯錯的人可以不以為然的繼續他的工作,例如陳冠希我也很不喜歡,而我所表達的更非布蘭妮的爭議可以原諒、而陳冠希不值得原諒,就是如果你喜歡且認同的人,他犯了罪就請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如果他犯了錯但不是傷天害理侵害法律,同時他本人Say No的時候,你更該選擇相信他,問題不在你是否被騙了也不在人是否要盲目的追隨某個人,而是,這個世界需要一些溫柔。

那些喜歡Michael Jackson的歌迷、後來有因為流言而離開他的人,等到他死了才開始懷念他的,對這樣的輿論扭曲與指揮的現象讓我更為討厭,大家只是做著、自己以為安全的事情,以為跟大家一樣,就不會被視為異類!





後來我發現,人總是愛錦上添花、落井下石,卻不愛雪中送炭,當他們痛苦的時候、被世人遺棄的時候,你沒有愛他,就真的代表你不愛他,即便我不是他的歌迷也很少聽他的歌,但聽到歌的時候我也會覺得他真的唱得不錯,我並不喜歡那些模仿他的人,因為這只會讓我覺得很奇怪,我也不喜歡當他的容貌越來越怪異的批評聲浪以及後來他與那些孩子的事情被媒體打擊的言論,他當時說他自己生病的時候我就相信他是生病的,我認為我即便被騙我都願意,有時候選擇相信就是因為相信,而且我們並非法官審判長也不瞭解事情的前因後果蛛絲馬跡何來答案,而我認為認同一個人就不要處處都懷疑,如果今天一個人他敢昧著良心開口騙我我也願意,而我回想當時我看到新聞的想法就是,拜託審判還沒出來這些記者一定非得要斷章取義未審先判嗎?

當然,你也不需要告訴我,我是盲目或者不懂何謂正義,也不需要揪著我哪些字句然後拽著那些案例來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依然怎樣怎樣嗎?如果你還是處處叼著別人的話而不懂我這篇文章想要表達的意義以及思緒,我也建議你以後不需要觀看我的文字,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就是你看到的字面是的意思且現階段就應該那麼樣不會變,如果你要曲解、認為我是個壞人,那麼我就是個壞人我也不想解釋。

我身邊有幾個朋友已經、或準備進入演藝圈的朋友,但老實說如果是很好的朋友我並不希望他們大紅大紫,常有人說我怎麼可以不祝福朋友或者說我只是酸葡萄,其實變紅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因為人總愛崇拜那些擁有了不起才華的人、心底的那個惡魔又超想看到他在舞台上出糗的樣子,或者藉由放大他什麼詭異的行為,來告訴自己他們的特別與眾不同只是因為他們是個怪物,或者藉由這些人的緋聞以及醜聞,來告訴自己的惡魔其實他們跟你一樣都是偶爾會犯賤、偶爾會犯錯的普通人。

光環總會伴隨著爭議、天才總為伴隨著悲劇;不是所有人都期待明星表演下台完美一鞠躬,更多人的內心那蠢蠢欲動的想著,他會有什麼爆點與意想不到的狀況,甚至在家裡翹著二郎腿有一搭沒一搭在茶餘飯後當塞牙縫的話題評論著,不懂他們付出多少努力、淚水與辛酸,而是喝著啤酒與朋友笑鬧著,狗仔隊又拍到了他露出鼻毛還是雌牙咧嘴的照片,原來他有腋毛、原來他會劈腿、原來他帥他美也不過有幾個臭錢整型而已,無論那個誰又做了多少澄清,你比較相信的卻是狗仔隊。

如果他不是殺人放火傷天害理,即便他做了什麼他不想承認或者他本來就沒做,你都要聽聽他說話,很多人聽人解釋其實沒有聽見心坎裡,甚至不假思索的就加以否定,例如,約會的時候朋友遲到了,他說他公司耽誤了因此不小心晚到一個多小時,我就相信他公司耽誤了而不會去思考為何不先打個電話給我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

有時候,不是所有問題都需要有答案,那個明星有沒有孩子、那個明星有沒有結婚、他們分手沒、是先上車後補票、拍片的時候有沒有激盪出新感情、還是那個眼睛有沒有割或者胸部有沒有隆,在我看來都不是問題,如果你欣賞他、就相信他,不需要思索著每個答案都要得到一個結果。

因為就算你誤會他了,他沒有去整型而如果他真的火大告訴你,『好啦!我有去整型,還整十幾次!』這樣的答案你就會開心嗎?還是一樣要問『真的嗎?』

你是想知道真相、還是無聊作祟?你以為茶餘飯後的閒聊很輕鬆,甚至太多人怪我小題大作,我只想告訴你,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太簡單了,很多人都不以為然。






前些日子,人們談論陳幸妤,有人說他可憐、有人說他可恨、有人說他活該、有人說他瘋了,我說,請不要談論他,無論讚美或批評都不要,讓鎂光燈與焦點從他們身上離開吧!當我在網路上這樣說的時候,有人第一個念頭是我是不是贊同綠色或挺她老爸,有人則是開罵她老爸有多過分、有人則是譏笑她有多瘋狂,嘿!第一,審判都還沒有結束,即便有罪又如何,我們都是清高完美無暇的好人嗎?人活在世誰不那麼一點犯賤一點犯傻一點犯癡,然而這並不代表,狗仔可以每天追著她跑而她生氣就意味著她不夠修養,這也並不代表我們繳了稅金就可以無可節制的謾罵著她們全家,請不要告訴我誰有多糟糕、誰有多過分、誰有多不講情意,任何的角色都有其難為的意義,請容我做一個過分的假設如果她因此不測的時候,那時候什麼懷念檢討謾罵不捨都無意義了。

前些日子,人們也談論吳淡如,有人說她非法、有人說她特權、有人說了很多話,我在電視不斷的轉台不想看,卻無法不看到因為我發現大家都在討論關於她的爭議,我覺得可笑,假名又如何?特權又如何?如果你今天剛從鬼門關出來一堆記者想要潛進你的病房只想問你現在看不到寶寶、寶寶死了還是有人說你特權你有什麼感想的時候,你是不是很想拿機關槍掃射這群混蛋,我真的覺得她不抓狂已經是EQ的極致了,我不懂,報導這些狗屁倒灶的消息,有什麼意義,重點是當她還在試圖讓自己健康一點,而我們只是一直喧囂吵鬧,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因此怎麼了,那你再說什麼也都沒有任何意義了,而我認為人在病危的時候,就算為了讓自己重回健康做了什麼就算有點違規的行為,都是人之常情,何況又在事情未朗的狀況下,追著病人跑並不會讓觀眾覺得自己有知的權益,只會讓我覺得記者把我們都當作是蠢蛋。

前些日子,人們談著謝金燕,新聞斗大標題是她的孩子的新聞,然後什麼老爸是帥模,如此聳動的標題翻開以後,內文居然也只是草草帶過,所謂帥模也只是由朋友的一點點隻字片語來猜測假設,還有人調出之前拍攝到小孩的影片,也拍攝到親戚朋友的影片,還有小孩學校的影片,我真的想請問,我們可以有不知道的權力嗎?

昨天,有藝人疑似割腕自殺,在還沒釐清問題真相已經被作為各大影劇版的頭條,這樣的狀況已經不令人驚訝了,驚訝的還有人說「也許是為了搏版面才自殺的吧...」

嘿!那麼就算為了搏版面,你能不能慈悲寬容的試想,也許他沒有要自殺、又或者也許是心情不好,你得知道,如果萬分之一的機率他真的處於低潮,又面對這樣的輿論攻擊,等於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捆稻草,不是一根、是一捆!

我想許多名人無論因為用藥過度或者自殺,大部分都是因為龐大的壓力,有人覺得他們活該、有人覺得他們自找,OH Yes,他們也許犯錯,但是沒有人有那強如鋼鐵的抗壓性,可以抵擋這些爭議給他們帶來的心碎與傷害,那些堆疊的聲音就像刺到心臟裡的尖針,不斷的將他們推向懸崖,也展現出,人心的冷酷。

寧可錯殺,不可被騙的冷酷。





但是,有人告訴我,新聞就是這樣,噬血,我不認同,我認為還是有一群甚至很多想要做優質新聞的人,可是今天沒有人抗議,你滴一滴血、我要兩滴血,最後搞得所有公眾人物都只剩下最後一滴血。

就像很多問題在小的時候,你不反對、不抗議、不出聲,甚至你反對、你抗議、你出聲,就有人笑著說,太小題大做了吧!沒那麼嚴重吧!只是有趣啊!沒有人當真啊!這就是媒體啊!又沒礙著你說!

然後當事情變成很大的時候,又或者當你變成攻擊的對象的時候,你真的會對這一切感到心寒而那也已經來不及;從人們對氣候暖化的態度就可知道人性,總得要到火燒睫毛有人發火記錄了一篇不願面對的真相時,你才想有點認真的去看它嗎?有時候,我們可以試想自己溫暖一點、快樂一點,不需要一直抓住人家弱點不斷攻擊,這並不會使你快樂一點。

就像Michael Jackson突然離開,有一堆狗屁倒灶的新聞,我都覺得該要被罰,因為這些新聞耍著我們團團轉,就像Michael Jackson還在的時候,那些狗屁不通的猜測,我也覺得要被抓出來狠狠揍一頓,還有那些在他失意落寞的時候遺棄他的人,我認為你連崇拜或者懷念他的資格都沒有,以及Michael Jackson離開後有人說他的醫師應該涉嫌殺人的猜測,其實我反而認為,Michael Jackson確實是他殺,殺死他的人,就是那些批評他、傷害他、抨擊他以及在他傷心難過的時候並沒有站在他身邊的人。

陳幸妤被控涉嫌偽證,我認為人之常情,這也許是一種盲目,但我認為愛就是,在真相未明的時候當全世界都遺棄你愛的人時,就是要義無反顧的支持並且找到各種可以解救他的方式,而不是要逃離到大家都在的那一個地方,在底牌還沒有掀起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答案,就像羅曼蒂克的電影裡不都是有這樣一句「當全世界都誤解你的時候,我絕對不會離開你」的話嗎?

再說,又很多時候的很多答案,也並非真正的解答,那些猜測的謎底就在那些主角們的心底,無論他Say Yes or No,真正的答案都在他心裡。

而那些因此遠離而不顧主角的辯解控訴的人,其實你也不配,懷念Michael Jackson。





不要只會懷念死人,不要在他們離開的時候才覺得可惜,不要等到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才來感到人生無常、世態炎涼;如果我們都不會溫柔的對待別人,如果我們都把別人想成說謊、想成罪犯、想成混蛋,無論他說什麼你也不會真的聽下去,因為你的心裡早有註解、早有偏見。

不要只是會懷念死人,當他死去就化為零,你的懷念只是讓自己比較好過的辯解,看看你身邊的朋友、看看你身邊的新聞,誰需要你大聲說話誰需要你大力支持,就跟著感覺義無反顧,即便你是錯的,至少你試著救贖過他也試著表達過你的關心。

這個世界,沒有好人,如果你用好人的試紙來檢視所有人,大家都有那麼一點壞;這個世界,沒有人沒有過錯,如果你只是揪著他的小缺點、小錯誤來放大看,任何人都經不起檢視;做個有想法的人不要人云亦云,當這個世界傾向那一邊,做個留在這一邊的人,有時候看一個人,只是角度的問題,就像我們不是每個角度都美麗,但也不是每個角度都醜陋。

學習著,先看別人的美好,不要只是看他的過錯,那麼當他們離開你的時候,至少你知道你曾經跟他站在一起努力過,無論結果、都不會有遺憾。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