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禁忌的話題,關於痛苦;事實上成年禮往往離不開折磨,因此,還記得學生時代,你或你的同學,也許有人迷上在手腕上劃兩刀、或找要死不活的總愛強說愁、還是學習少年維特沈溺在那悲傷的事物裡並且幻想著如何折磨自己,這些做法與想法,在當時或現在,就是一種禁忌,你會覺得他們很奇怪、或者被覺得很奇怪,那些試圖自殘又沒有真得想死的人,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愛混的非善類,但真的是如此嗎?那些被一般社會抹煞的自殘式行為其來有自,無論是在亞馬遜叢林還是被遺忘的荒野部落,古老的遺訓告訴他們,他們必須經歷神聖的痛苦,來強化自己的靈魂,他們認為痛苦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身分,將男孩變成男人,人說打落牙齒和血吞、打斷手骨顛倒勇,這些在死亡邊界的痛苦考驗,讓他們、重生、綻放、輝煌,成為打不倒的勇士!


圖片轉載自國家地理頻道之國際官方網站分享之節目圖片。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禁忌異域之在痛苦與恐懼的死亡邊界上跳舞吧!」





如果你的「心智年齡未滿18歲」,我要先告訴你,本篇文章並非鼓勵你自我傷害,而是希望你勇敢一點,面對人生的挫折與不完美,你必須學習換個角度、忍受、試煉以及走過、放下。
本文含有恐怖的圖片以及殘忍的文字敘述,若想閱讀請作好心裡準備,如有不適請即刻關閉。




你也許不認同,事實上你不需要認同,像我如此怕痛的人,應該是不會想要嘗試自我傷害,但是有時又不得不承認,疼痛、將人帶到、另外一個國度裡去。

其實更深入地去思考,國中生用美工刀在手腕上劃出無數痕跡、以及某些得到高僧把自己關起來不吃不喝甚至直到死亡,其實都有點相仿的意義,當肉體在一個極致與不人道的痛苦當中,似乎能夠忍受其中,也象徵著心靈會得到超脫,然後,你會到達另外一個境界,也就是成年禮最愛的模式,在人們的許多類成年儀的過程當中,似乎都逃不了自我折磨,就連當大自然孕育生命的過程,也都有痛苦的侵擾,彷彿在身體受到最大的折磨,才是遇見曙光的開始。

因此,有科學家研究,不只孕婦在孕育生命時感到非常痛苦,當嬰兒出生的那一剎那,痛苦更是孕婦的千百倍,他們不能說話、因此瘋狂的哭喊,所以,上帝也賦予孩子非常強大的耐痛力,有人如是說,孩子在最脆弱的時期,其實也超乎你想像的堅強,而當你長大了以後、上帝會賦予你遺忘,那些最痛苦的出生過程,不讓你記得;有人說那段過程是筆墨難以形容的痛苦,而我們每個人都經過,因此,也又有科學家提出,透過產道自然生產的嬰兒,比剖腹生產的小孩,擁有更堅強的抗壓性,因為他們從小、從非常小的時刻,就受到世界上最大最大最無以想像的撕裂之痛,更也人說,當嬰兒通過產道的那一瞬間,就是生命中第一個考驗,你就像個勇士,唯有通過這個成年禮,你才得以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


=======================================
以下介紹資訊參考國家地理頻道3/18的節目「禁忌異域/成年啟蒙」,
照片翻攝至電視螢幕,純屬分享觀念之佐圖之用。
=======================================


在痛苦邊緣中拉扯-懸吊儀式!

懸吊,聽起來很普通,但懸吊的意義是用兩個~當無數個勾環、穿過你的身體,把你當作市場的豬肉一樣,吊起來,還記得侵入腦細胞裡那位變態殺人魔嗎?他不只折磨別人、同時也喜歡自我折磨,雖然我沒有也不想要嘗試,但你可以想像到,當勾環穿過肉體、疼痛隨著神經直達腦細胞,然後刺痛、恐懼、害怕以及忐忑的感覺就此而生,在懸吊的過程,第一階段是勾環穿過身體,而第二階段也就是考驗你自己的階段,就是懸吊。


入侵腦細胞(The cell) 電影片段載自網友分享





別以為把勾環穿過身體,懸吊也就是沒什麼,就像打耳洞一樣,最痛的是打耳洞的當下!喔!No!此時你不只要忍受傷口疼痛、還有彷彿被撕裂的拉力與恐懼,恐懼為何而來,當你懸吊著,非常小的肌肉與皮膚,即將要撐住你身體的所有重量,也就是、當勾環的數量越少,這個遊戲就越顯得刺激且充滿恐懼;恐懼是有所來源的,因為就有人用兩個勾環在晃盪的過程當中,撕裂了皮膚與肌肉,縫了許多針,而吊起來也不算完成了這個儀式,接下來則是晃盪。

是的,晃盪,把自己懸吊起來還不夠,你得晃盪一下,就像盪鞦韆一樣,不同的是、這回支撐你的是你的肌肉組織,初嘗試的人通常不建議也無法忍受太久的晃盪,因為當晃盪的越頻繁且波幅越大,你所承受的重力也就越大,當然,你的體重也是重力的來源,接著就是時間,有的人懸吊五分鐘、有的人懸吊二十分鐘,依據自己可以忍受的程度,來懸吊。

然後,這一串自我折磨的意義在於什麼?「就像跟盲人解釋顏色一樣」分享這個活動的男子如是說。我懂。

關於痛還有一點有趣的觀點,聽說男人比女人忍受疼痛的極限小,因為科學家猜測,如果讓男人承受女人生孩子的過程,那種疼痛可能導致大多數的男人死亡(猜測是死於暴斃),而為什麼女人總是能夠比男人承受更大的壓力以及恐懼,例如長期的家暴,諷刺的、也是與生俱來的忍痛能量,因此,你經常會看到有的女人為了承諾等待男人很久、有的女人為了孩子忍受多年的家庭暴力或者性侵害,這上天賦予的極大忍受力,卻成為男人殘害女人的最佳防護武器。




























圖片翻拍自國家地理頻道2009/03/18播放之節目「禁忌異域/成年啟蒙」。




除了誕生之外,每個人必須要經歷的過程,就是成年禮,成年禮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禮俗,當然這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當然也有痛苦的過程,例如當兵。更當然,人生會發生許多事情,他會比成年更早、或更晚來敲你的門,他的名字叫幻滅。

不可否認幻滅使人成長、疼痛使人蛻變!

疼痛,生命之必要、成長之必要,這些疼痛穿過你,是要你懂、生命的意義,我們的人生,要你體驗生老病死,要你體驗那些生命可以承受之痛與不能承受之痛,就是要你瞭解,生命的意義。

有一天,你會瞭解,那些讓你傷痛的、懊悔的、瘋狂的、淚流的、殘酷的、撕裂的、野性的,那些歷史啊、痛苦啊!那些折磨與被折磨、不美好但是很有色彩的人類史裡,一頁頁裡,都是有意義著,你無法註解他、無法評論他、無法干擾他,那些人們內心流出的殘酷與溫柔,都是我們,都是人。

我們都是好人,也是壞人,既邪惡、也美好。

永遠無法,註解他!

為什麼有人要去高空談跳,人生需要衝擊力與痛苦力!那些痛苦與恐懼的衝擊就是導致心靈成長的灌溉,唯有在不斷的試煉與威脅之中,你才得已變成一個勇士,才得以完成你的人生,趁著有生之年,盡情的品嚐、生命中哪些痛苦與美好,所交織而成的人生歷練,任何事情都不要說NO,敢嘗試、敢追逐、敢挑戰、敢瘋狂、敢付出、敢受傷,勇敢,是戰勝生命的要訣,你的人生,沒有一秒鐘可以重來,現在起,做你想要做的夢想,追逐、跌倒、再追逐、再跌倒,直到你死亡為止!



維納斯的誕生,Botticelli創作於公元1485年。


然而疼痛,可以說是是生命中的另外一種美好感受!

那些母親永遠比沒生過孩子的女人,更加多了一種堅韌!

為什麼生小孩會痛!

為什麼第一次會痛!

所有的生命,都是在痛苦裡誕生,無論有形的、無形的,不痛、就無法幻化成美麗!

成年禮也是。


再把時間拉回更過往、把地域拉到更偏遠的地方,那些,存在於古老的傳統裡,成年禮,可不是一件好過的事情,對於某些信仰與族群來說,成年,並不代表你有資格做大人的事情,想要成年,就必需要通過一些考驗,無法通過,那麼,你可能沒辦法擁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妻子,甚至也沒有獨立的權力。

考驗不外乎就是想瞭解你獨立的能力,例如去捕獵一個很難征服的野獸、去造一個大船,這些過程也許在你看原住民的回憶錄裡,曾經聽到的故事;但對於某些更古老的族群來說,成年式往往離不開折磨,想要成年,就必須經歷痛苦。

也許你會思考,為什麼總是有人要自我折磨,也許聽來很不快活,但從某些方面來說,痛苦是神聖的,利用痛苦能改變人的身分,例如女人懷孕,因此,遠在亞馬遜盆地的雨林裡,就有一種有毒的昆蟲叫做「子彈蟻」,如同這個名字一樣具有殺傷力,聽說痛苦指數遠比被蜜蜂螫到還痛三十倍,一隻子彈蟻能夠連續攻擊達二十多次,可以說是地球上最狠毒的昆蟲,他腹部藏著可怕的鉗子、同時會分泌一種強勁的毒素,被咬過的人形容就是很單純的劇痛,但這樣的劇痛不曾停止或削減,就像有人拿著子彈朝你身體內發射的疼痛,但又是持續的、不停的、不會消失也不會減緩的無比疼痛,這樣的痛苦會持續長達24小時,且痛入骨髓與神經之中宛如恐怖折磨。


但,在雨林裡的村落,有著一個「圖坎戴拉儀式」的成年禮,就是將子彈蟻織入袖套之中,然後給參加成年禮的男孩穿上,每次必須穿戴十分鐘,然後必須通過二十次的考驗才算通過,如果一兩年內能夠完成此儀式的,已經算非常了不起,節目中訪問一個做過數次成年考驗的年輕男孩,他說,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疼痛,因為你會知道有多痛,恐懼會讓你更害怕考驗,你能想像痛楚因此心裡更抗拒下一次的考驗;而像這樣的儀式,就是宛如將兩手不斷的承受被尖刀刺入的痛覺長達一天一夜,甚至有人會在途中引起頭痛、發燒、淚流不止、暈眩、肌肉疼痛等徵兆且更甚會死亡。





在開始這個儀式之前,村落裡的男人會開始去採集「子彈蟻」,村落裡的女人則會試圖幫助男孩渡過成年禮,包含協助男孩嚴格控管飲食,在儀式開始的前十天,男孩不能攝取含糖、鹽巴與脂肪的食物,而女人也為男人準備了藥與祈禱,因為子彈蟻比起黃蜂來得恐怖萬分,聯合起來攻擊更足以殺死一個成人,所以即便是只是將子彈蟻的攻擊聚集在手部,「但那種痛苦永生難忘」,一個曾經被子彈蟻螫過的人這樣說。而一隻的子彈蟻的力量已經夠驚人,男孩要面對的考驗,是數十隻的子彈蟻接連攻擊達十分鐘,然後每休息兩週~幾個月後再執行一次,連續二十次的考驗,你才能成為一個真實的男人。

這些傳承古訓傳統的村落儀式,若搬到了科技與民主的城市與國家而言,可以說是食古不化的一種行為,因為當兵這件事情就足以讓我們瘋狂抗議,更別提這樣足以致死的考驗了,但對村落的原住民來說,這樣的儀式雖然過程繁複而且痛苦,但更具備神聖意義,甚至全村落的人都要為即將參加成年禮的男孩做足準備,就只是為了重塑勇敢、堅強、偉大的靈魂。

為了轉化自己的身分、從男孩變成男人,他們想要證明,最惡毒的子彈蟻他們都可以對抗,未來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恐懼與衝擊,都夠格在這個地方活下去、並且保護他們想要保護的人事物。

你以為這是最誇張的成年禮嗎?中東有一種「海特乃」的儀式、也就是割禮,聽起來也很痛,依照教派習俗有針對男性與女性的個別規定,但割禮除了成年的意義還伴隨了性別歧視、種族以及宗教的意義,並不單單只為了成年而疼痛;在非洲與澳洲的原住民部落中的割禮,是因為他們認為男性性器官上的包皮是謂女性的象徵,將女性面向的東西割除才是謂成為一個男人;甚至有些部落的割禮還會將尿壁下緣切開,不用說,你這輩子上廁所都會很痛苦,但對他們而言,是象徵了人這一生必須伴隨著痛苦而生活,然而,這些自我折磨的方式,都因為當地醫療落後而容易有疾病危險,但除了這些外在的考驗外,還有一個族群的成年禮,是屬於一個內在的考驗。





來到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也是傳承了古老遺訓的小部落,成年禮的過程也是痛苦不堪;一條長達60公分左右的藤條,將由長老把藤條彎曲然後放進喉嚨直達胃部,你可以想像自己的喉嚨就像被又粗又長的物體不停刮過一樣,接著還要忍受噁心以及死亡的威脅。

是的,死亡,這可不是魔術表演還是街頭技藝,也沒有人會在你面前丟下錢,甚至有族人曾因此意外刮破內臟或者刺破胃部導致死亡,在這偏遠且醫療資源不足的地方感染與死亡是可以想見,但他們必須這樣做,儘管害怕。

因為在這個族的古老遺訓中,通過成年禮的考驗,不僅意味著他們長大了、有能力掌管自己的財物,同時在族裡的地位也將不同,他們將會擁有自己的房子、豢養牲畜的權力以及娶妻生子的機會,村子裡,不會有女人想嫁給沒有通過成年禮考驗的男人,因為這樣的男人地位低且沒有財產,嫁給他無疑是一種惡夢。

但諷刺的是,這種儀式的來源,是因為部落裡的祖先認為,男人在出生的時候,通過女人的陰道而沾染穢物,透過藤條刮除身體裡的女性遺留在身體裡的血液,才能得以成為一個男人。





但這些光聽起來就很痛的成年禮,不僅僅發生在男人身上,事實上女人也有,無論是第一次還是生孩子,都是一種撕裂之痛,這些性的第一次或者對於孩子是出生的第一次,就是撕裂身體的考驗,在痛苦將你分裂的時候,有時候你要克服的不僅僅是痛苦,更是等待痛苦的恐懼,但攸關痛的故事太多,有時候仔細思考,當成為一個生命體,其實要面對的就是巨大的痛苦,也許我們太幸福,沒有參與過某些痛苦,翻開人類或者是全生命體的歷史,所謂人生,不就是在讓自己痛苦或者讓別人痛苦的過程嗎?

無論是哪一個國家,尤其戰爭與報復的故事中,就是痛苦激進的巔峰之作,有時候你會思考,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比較聰明,還是比較會自我折磨與互相折磨呢?

如果你認為在中國歷史中,用三千多刀將人凌遲或者去除四肢使之變成人彘已經夠恐怖了,但我認為活剝皮更是一個令人作噁的過程,雖然死得快,但也悲壯至極!對當時的行刑者來說,剝皮可是一種藝術,因為要得到一個完好無缺的皮需要一點技巧與折磨人的天賦,所以西方人是先用小火烤到皮肉分離,然後快速且力道平穩的撕開人皮,聽說被剝下人皮還清晰可見血管與微微跳動的肌肉,粉膚色的肉熠熠晶亮卻也痛苦至髓,而中國的酷刑中,就有一個刑法是先將人埋入土裡至頸部,然後於頭部用利刀刮出一個十字傷口,接著倒入水銀於頭皮與肉之間,藉由水銀的比重將人的肌肉與皮肉分裂開來,人此時會痛得無法自己不斷掙扎,接著身體會光溜溜的從土堆裡跳出來,只剩下一張皮在土堆裡。

因此,你還想著那些小牛皮包包還是羊皮鞋子嗎?

我也特別不喜歡某些餐廳,將活跳跳的活蝦丟入鍋子內烹煮,更不喜歡某些餐廳的生魚片,是在於還活著的時候就開始刮除他的魚鱗與魚肉,那些動物的眼珠子在死前還不斷的轉動著,會讓我想到,沒有皮光溜溜的人體跳動著的畫面;但是很奇怪,很多人都無法想得那麼多,我覺得溫柔的人需要有些同理心,而同理心需要一點想像力,如果你於法想像當你還活著的時候,有人用火烤著你的毛然後烤到焦紅、皮肉分裂,一口氣將皮撕除只剩紅嫩的肉有多痛,那麼,我想你還是會繼續為了新鮮而吃活宰活殺的食物吧!

雖然剝皮已經夠噁心了,但西方國家也有一種叫做羅馬刑的恐怖罰責,而在柬埔寨也盛行這種又名為割喉刑的死刑,也就是用蠻力、利刃、或者烙鐵行刑,如果只是將舌頭割除而達到死亡已經是很便宜了,柬埔寨的割喉是剪開人的喉嚨,並且用尖刀不斷割割開喉管甚至從喉嚨拔出舌頭。

因此,想到那些恐怖的死刑,第一不免要感嘆人的恐怖,再者感嘆戰爭的殘忍,還有,那些聽起來很痛的成年禮或者生小孩,其實都不痛了;因此,某些教派對於死亡的看法是很開明的,人活著,其實就只為了生老病死,真正能快活過一生的,實在太少也太難,因為儘管快活、人還是會沒事找事、沒事找苦,彷彿那些生活中的苦痛與悲憤,才是活著的味道,就像一個上好的牛排一樣,沒有生老病死,沒有恨與悲,沒有那些把身體撕裂的痛苦,活著,就像一個未經烹煮的牛排,無味更充滿著腥羶。

所以,有時,死亡無疑是一種解脫,在某些教義當中,死亡更是值得恭喜的事情,嘿!恭喜你安眠了,不會痛苦了,就要變成天使、與神長伴啦!



聽說電影劇照,載自電影官方部落格。


疼痛,對與你來說,是什麼呢?

人這一生會歷經很多痛,有的是心痛、有的是皮肉之痛,有時候能摧毀你的並非入骨之痛,說不定、只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而已,就足以把你打倒;就像我認為,瞭解死亡、你才能看開,而瞭解疼痛、你才能學會成長,至於說這是為什麼呢?其實意義都僅僅只是在突破恐懼而已,就像高空彈跳,很多人無法克服由高空墜落的恐懼,即便你知道你自己不會死、但是你還是害怕死,就像很多人無法克服觀看恐怖片或鬼片、又或者很多人不敢在黑夜裡一個人上廁所、有的人不敢看見血而有的人不敢碰觸貓,這都只是恐懼而已。

人這一生,有時候要打倒的不是敵人,而是在你心裡的魔,那些潛藏在每個人心裡、長相不一的心魔,就是所謂恐懼啊!

人生無懼,就沒有什麼不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你就什麼都能看開、什麼都能理解、什麼也都能放下,也自然,就能從其中成長、蛻變、重生!從男孩變成男人、從女孩變成女人,從懼怕變成無懼的勇者!

我們的人生,不是要比較你過得比誰好一點、誰比你糟一點,而是要你知道你還有美好!

很多人如是形容,儘管我們吃不飽、餓不死,沒有帝寶毫宅,至少有一個小窩,至少你手腳俱全、父母俱在,像這樣子比較級的說法來自我安慰,但我對這樣的比較方式非常不以為然;因為那些窮人怎麼辦、那些窮翻了又殘障的人怎麼辦?那些窮翻了沒得吃又失明了又父母雙亡的人怎麼辦?那些被火舌吞過全身的人怎麼辦?那些大難裡撿回一命但變得並不美好的人怎麼辦?那些一出生就有了殘疾導致他沒辦法勇敢的跟命運對抗然後又得接受你異樣的眼光的人怎麼辦?

與其比較你的不美好,不如欣賞自己的不美好,然後在那些彷彿在折磨你、試煉你以及跟你有深仇大恨的命運裡,找到繼續對抗的勇氣,人生,就是在痛苦與恐懼的邊界裡跳舞,越危險、越痛苦、就越有滋味,就像雲霄飛車一樣。

做個勇者吧!


◎以上部份資料來源,來自於觀看國家地理頻道「禁忌異域/成年啟蒙」Mar18,2009的節目說明以及網路搜尋佐證。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