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像一個連結鏈,然後鏈成一個小圈圈再繞成一個大圈圈,家人、朋友、愛人、同事、鄰居等等,然後豐富著我們的生活;然而我們總會有跟你特別親密的朋友、特別要好的同事、還有永遠都無法被劃分的親人,這些人親密的碰觸著我們,但有一天他們犯錯的時候,往往都無法被原諒,因為越親密的人,我們投射了太多想像,那種想像不容許我們承接,他們犯下的罪行,這是一種兩難,也是一種哀愁。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對親密的人更嚴格。」





後來我想跟你退回朋友甚至朋友以外的圈圈外,因為如果不是朋友,感覺傷害會小一點;後來我思考為什麼我總是無法原諒我的好朋友或者親人犯錯,為什麼那種痛會絞到心口整個無法呼吸、甚至難以入眠,即便是很多時間沈澱還是多年後再想起來,都覺得無法原諒。

無法原諒、無法忍受,即便很喜歡、很疼愛、很親密的關係,多麼的愛你、多麼的想念、多麼的想擁抱,但想起你犯的錯,都會很狠心的去恨。

是因為愛那麼多,所以才恨那麼多嗎?

後來我覺得有點難過,因為我發現我對親密的人更嚴格,他們只要犯了錯,我就會無法原諒,然後我反省,為何我總是提得起放不下?我很想賞自己一巴掌,很想要逼自己放過你,很想要原諒你很想要再見你一面,可是就是做不到。

然後我思考,似乎不只我如此,很多人都一樣,越親密的人、就越嚴格,不容許背叛、不容許欺騙、不容許謊言、不容許妒忌,兩個人越溶為一體,就越無法原諒對方有可能犯錯。





很多時候,當我們發現我們的朋友犯錯,例如不忠實還是擅欺騙,都是先從淡化這段友誼做起,因為彷彿如果沒有這樣親密的關係,犯了錯還可以被原諒,因為我們不在乎,我們不在乎公司樓下的管理員是否偷情、我們不在乎鄰居的女兒是否會偷錢、我們不在乎叔叔的同事的老婆是否有外遇、我們不在乎樓下麵湯的老闆的兒子的老師是否在辦公室裡講他另外一個同事的壞話,因為我們不親密,他們犯的錯,即便跟我們有關係,都可以被原諒。

朋友同我講過一個故事,是他朋友的父親家裡曾遭竊,沒幾天小偷找到了,是一個才高二的學生,那個父親去做筆錄的時候,還安慰那學生說,「下次別這樣,要發憤圖強做好人,未來人生還很長,我會原諒你的....」那父親諄諄教誨般把男同學當作自己的兒子一樣慈愛的關懷。

沒幾年,這個父親家裡又遭小偷,放在陳年大皮衣口袋裡拽著一個信封裡的三萬元不見了,來家裡作客的友人放在浴室旁的勞力士也消失了,他們報了警也調了一些監視錄影帶,找了三天以後就破案了。

小偷是自己的兒子,剛好那年高二要升高三,交了一個女朋友,愛得狂熱想給女人一點承諾跟一點禮物,不知道勞力士多貴在當鋪很便宜的賣掉了;這個父親幾乎打斷兒子的腿,在警局上演追趕跑跳碰,然後再也沒見過面,就連兒子娶媳、媳婦生孫,這個父親想到就罵、想到就氣、想到就恨!





“那父親諄諄教誨般把男同學「當作自己的兒子」一樣慈愛的關懷。”

自己的兒子?

還是自己的兒子反而無法原諒?

我們知道那父親是愛之深、責之切,因為在乎、所以在意。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對自己越親密的人,越無法原諒他們所犯的錯,是不是也是一種哀愁?

我們可以原諒別人對我們的無心之過、以及有意之錯,但是如果當我們的親密愛人、當我們的家人、當我們最要好的朋友,對我們犯了錯,往往都是一種無法承受的罪與罰。

就像一個牢籠一樣,鎖住自己也懲罰對方。

然後,我們是不是要原諒我們親密的人,才是一種解脫?是不是要學會放下、才是一種智慧,其實我不知道、也沒有任何答案,就像一種兩難,怎麼樣都覺得傷,就像利刃插進心窩裡,往裡去也是痛、往外抽也是痛,一刀一刀,瓜分我們的感情。

然而,除了愛之深、責之切的理由之外,之所以無法被原諒的理由,是因為那是我們最親密的人,最親密的人、理當最受寵的,但也因為最親密的人,最不可能傷害我們、最不可能欺騙、隱瞞、傷害、見死不救、偷竊等等,但他們卻這麼做了,因此,怎麼樣都無法說服自己去原諒。

就像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樣,我們生命中那些親密的人,可以是保護我們的盾也可以是刺傷我們的矛,多兩難、多矛盾啊!

你,能原諒你生命中最親密的人,對你犯的錯嗎?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