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起來很可笑,人在生病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很脆弱,也在生病的時候才知道生命很堅強,忘記是哪本書還是哪部電影裡這樣說過,動物跟植物都一樣,活著的時候,就這樣平凡而無聊的活著,吃東西、睡覺、吃東西、發呆、吃東西、做愛,然後把自己的時間過完,但是,在遇到壓力的時候,例如豆芽在生長時適時給予壓力,有東西擋著讓它無法呼吸,覺得很難受、很難受、很難受的時候,反而會激發出生存的慾望,活得更好、更堅強、更茁壯,這就是生命;在工作最繁重的十月,有一堆稿子且正著手編寫一本書,沒想到竟然發燒了,開完編輯會議的那一個下午,病魔來勢洶洶的就像颱風偏偏要在假日蒞臨般無理取鬧地,打壞了我的工作計畫,然後....然後....。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生病的時候才知道溫度計怎麼用!」




然後不可啟齒的事情要關起門來說,我這個蠢蛋居然在生病的時候,才知道溫度計怎麼用。其實家裡一直都有溫度計的,就是那種傳統的水銀溫度計,還有另外一隻,比較昂貴的電子溫度計,是給貓咪用的。

為什麼貓咪有自己專屬的溫度計,因為那是要拿來量肛溫的,人跟貓當然不適合用同一隻,那為什麼貓咪要量肛溫,因為那樣比較準,那為什麼要用比較昂貴的溫度計給貓咪用,因為電子溫度計比較能預防眼花沒看清楚,而為什麼需要瞭解那麼清楚貓咪的體溫,因為當時我正在接生我的貓生小貓,母貓在生小貓前,體溫會上升一度(到底是多少我也忘了,總之溫度差別很小,但是溫度一變化就知道要分娩了,而且據說參考意義非常大,當時我決定自己接生時,幾乎每隔幾小時就要看一下她的體溫)

而話說回來,為什麼我不會用溫度計,應該是說,我覺得我會用而且從過去到現在都這麼用,事情發生在我開始發燒那一天,我的體溫從我第一次量是39度到最後一次量都39度,讓我不禁懷疑體溫計壞掉了(事實上後來我的體溫一直變我也懷疑體溫計壞掉了,我真是愛懷疑)

然後,我到了藥局詢問,藥師問我,「你有把你的體溫計好好放嗎?」我非常認真地回答「當然有,我都沒有隨便亂放,都放在重要的櫥櫃裡。」藥師笑了一下,再說「不是啦!不是問你放哪裡,你是怎麼放體溫計的?」我不解的回答「阿…就直接放在櫃子裡阿!」藥師做了手勢,說著「平放嗎?還是直立呢?」我說,平放著阿!

然後藥師就說「溫度計要放直的~」我大為驚訝「為什麼?」因為要讓水銀沉下去啊!(感覺上國中的理化課好像有講到類似的東西,不過總之我都忘記了)後來回去拿起我的體溫計,直放,然後這次居然不曉得是不是也勾起了回憶還是怎樣,我竟然下意識的甩一甩體溫計,後來想起來,小時候媽媽量體溫的時候好像有看過類似的動作,總之,後來體溫計終於不會永遠停留在39度害我以為自己高燒不退,但是忠實的呈現我的體溫的時候,我也嚇一跳。


================================


先來說為何要如此積極的量體溫,因為過去感冒的時候沒有發燒,過去發燒的時候也沒有H1N1,好死不死這次感冒又發燒又有H1N1,因此我必須很嚴格的瞭解,自己的體溫,現在到底是多少。

當然,這次去了藥局,我除了那根我終於會用的體溫計之外,另外又買了一隻電子體溫,以防我腦殘再度量錯。

然後,當我每隔一兩小時測量我的體溫,左右開弓瞭解自己的溫度,瞭解以後其實還蠻令人害怕的,例如昨天一天,在還沒看醫師之前,我最高溫度達39度,後來吃藥以後退燒又高燒,起起伏伏,偶爾38度多,但最低溫創下34.1度的體溫,當下有些汗顏的想「我是不是又量錯了....」

總之,現在我又測量我的體溫,溫度是36.1度,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事,雖然我還在頭痛、打噴嚏以及不斷的拉肚子,而此時,是我最忙碌的時候,喔!是的,剛才有提到,我除了一些工作之外,現在也正在編寫一本書,剛整理完所有的資料,而文章只寫了幾篇,現在是10月15號的晚上,但.....11月初這本書就要上市了,還有新書發表會。





我就像,被壓著的豆苗一樣,一邊整理資料、一邊冰敷我的頭、一邊採訪、一邊吃藥、一邊編輯落版單也一邊跑廁所拉肚子,然後一邊寫文章也一邊因為吃了藥體力不支昏昏欲睡,那天醫師跟我說,生病應該要多休息,廢話誰不知道阿!他又說「不要那麼拼,性命比賺錢重要啊!」啊!廢話喔!誰不知道啊!

但以為我想嗎?誰不想自己最忙碌的時候,都是頭好壯壯等著迎接挑戰。

誰不想果樹收成前,颱風都不要來。

誰不想在要跟女朋友上床前,她都是安全期。

誰都不想,但遇到了就是一種責任,你可以拍拍屁股或者並肩同戰。

有的人說我是工作狂,後來我發現我不是工作狂,我跟本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懶鬼,很多事情能省略就省略,第二次開完編輯會議要著手繼續工作之前,我很熱血,但也很倒楣,會議完不到兩小時就病倒了,可能是前兩天參加大型活動被傳染了,總之,感冒當下、尤其是第一天發燒頭痛到不醒人事,然後在灼熱與夢境中,我還在夢裡工作的那幾個分秒,當下有很想要放棄工作的想法,就不管他,睡到我病好起來好了!

但夢中的我不斷的工作,不斷的寫、不斷的寫,我知道我不能放棄,我需要被鼓舞的能量,至少在完成工作的那一刻。

其實,人在生病的時候,才會發現自己好脆弱,生病的時候,一邊工作、一邊擤鼻涕也一邊吃藥又一邊把冰袋敷在頭上,很累,但就像被壓住的豆苗一樣。

然而,也不免有些瞬間很容易崩塌,有人常說我堅強的像座山,但很多人不知道,山裡面不一定都有東西,有時候,是空空的什麼也沒有,一個大洪流沖來、山就變成泥沙沖走,那天,我看完「誘惑」那部電影,那個看似堅強且無悲憫心的修女校長,在電影的最後一幕崩潰了,看似堅強如山,然而也會迷惑。

或許,這就是人生課題吧!

這世界,可不會每一步都讓你那麼好過,就像爬山一樣,再往上走多一點都覺得不可能,但真的再往上一站就又覺得自己克服了什麼或成長了什麼,等到達頂峰的時候,當時你做過多少努力、多少痛苦、多少傷心、多少崩潰、自我懷疑、不信任以及放棄的想法,那都不重要了。

或應該說,當結果是美好的,過程就不重要,當結果是不美好的,過程就必須要有意義,因為這樣的痛苦而艱難,才是歷練生命意義存在的必然。

因此,感謝生存在我生命中的那些美好、以及不美好。




P.S. 但即便是考驗,還是希望我病趕快好,生病時真的無法工作太久,不但每隔一會需要量體溫、吃藥、冰敷很累之外,常常會突然晃神、發呆、一個瞬間暈眩、忽然間腦袋一片空白、時間一到就睡意濃濃,或者、洗完臉以後那麼零點一秒,有種不認識自己的感覺,當然我想這都是藥物跟生病的關係吧!希望病魔趕快走吧~走吧~走吧~掰!不要回來了!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