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到咖啡廳吃飯,正確來說是簡單的麵包、沙拉加一杯咖啡,早上接近中午的,算是早午餐,咖啡廳的早餐很特別,應該說迎合台灣有一群特殊工作者的作息,到中午依然有早餐吃,在與朋友聊的正開心時,身邊時不時都有一個異樣的眼光不斷瞪視著我們,終於眼光的主人忍不住了,大聲的說了一句「喂!可以不要講話嗎?」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讓善意成為一種力量。」





目光往發聲的主人看去,是一個中年的婦人,體態豐腴、留著捲捲的頭髮,眉毛是向下發現,額頭還有一些紅腫的痘子,應該算是成年痘,我沒有想要批評他的意思,因為婦人直率的聲音真的吸引我忍不住把她看得很清楚。

老實說,我很想回話,確實我與朋友是很開心的在聊天,但我們都自認為在合理的範疇,婦人離我們近、又在人少的早晨,我們的聲音確實顯得大聲,加上我的笑聲是那種不會加以修飾或遮掩,會很不客氣的笑出來,因此,當下我很想回話。

因為,如果婦人認為我們干擾到她,她應該禮貌性的過來,告訴我們「不好意思,我現在在看書或者做什麼事情,可否音量小聲。」又或者,可以婉轉的告訴我們放低音量,因為我們的聲音干擾到她,而不是用比我們更大聲且很生氣的口氣告訴我們「喂!可以不要講話嗎?」

第一,咖啡廳是公眾場所,本來就沒有規定誰的聲音一定要在多少分貝以下,第二,婦人的用詞與口氣極具不禮貌,沒有任何一間咖啡廳規定「不能說話」,這是我們的權利,如果她婉轉的告訴我們,我們不小心太大聲了,那或許我們都會舒服一點。

當我氣衝上來還沒來得及回話,婦人搖擺著她的身子走進洗手間,最後還瞪視了我們一眼,我與朋友感覺極具不舒服與莫名其妙,那種感覺就像路上被打了一巴掌,然後兇手得意洋洋地跑掉,因為我剛才提到,這是在人少的咖啡廳,婦人的聲音大概整間店的客人都聽到,都開始用餘光的不停打量著我們,而好奇心重的,就頭一轉的瞧著我們,讓我們很不知所以。

然後我開始安慰自己釋懷,因為有提醒是好事,也許我們真的干擾到人了,又也許婦人的聲音不是非常善意,但是我盡量的往好的方向想,雖然我們都感覺到衲一巴掌打得讓人很不快活。

接近中午,人潮越來越多,然後婦人的朋友也來了,說實話,我很難不去注意婦人的動向,因為她讓我們有一種很疙瘩的不舒服感,導致我與朋友後來都不知道為什麼的放低聲量,而中午的人潮幾乎每個人的聲音都比我們大的多,有大聲討論要去哪裡跨年的學生、有與外國客戶在商討合約內容的商務人士、也有婆婆媽媽在與朋友討論等等要去哪個專櫃繼續購物的行程,而最讓人匪以所思的是,有一桌客人正在討論老公小孩等家務事,並且用極大的聲量在抱怨老公多不體貼、小孩多可惡,還有自己一直很想買的那個電視購物的拖把還是掃地的什麼鬼降價了,約她的朋友一起買。

好巧不巧,那讓我們無法忽視忍不住聽到很多家庭瑣事的顧客,就是一開始吆喝我們不要講話的婦人。





怎麼想都不是滋味,是吧?

後來,我與朋友一同去搭捷運,我們的話題開始繚繞著婦人,吹著冷風我們都很不是快活,然而我突然想到,之前有一個名人批評過捷運中講手機不是很禮貌,有損國人道德與氣質,但是又被人損回去,原因是他也被人抓到做了不禮貌的行為。

不想舉例太清楚,是不希望大家對號入座。

換個方式說好了,是否在捷運中,有那種旁人講手機講得很大聲到讓你不舒服的感覺,那是否又有過自己也在捷運中講手機的經驗?

也許你會想「我講得很小聲喔!絕對沒有干擾到別人!」

那你怎麼知道別人怎麼想,我曾經有一個經驗,就是一個女孩在捷運中講電話,聲音不大也不小,但是在安靜的捷運裡顯得非常清楚,女孩的話不多,都在聽對方講對話,而女孩也時不時的說「嗯....嗯.....好....」的答覆來告訴電話那端的人,她有很認真在聽。

不過女孩的電話太久,回話的頻率太一致,就像壞掉的收音機一樣,不斷的轉著同樣的章節,在窒悶的捷運裡不斷被反覆播送著,而我剛巧又在她旁邊,老實說聽到我的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甚至有點想吐的感覺,全程20多分鐘的捷運,剛好在尖峰時刻而我無法逃離,那「嗯....嗯.....好....嗯....嗯.....好....嗯....嗯.....好....嗯....嗯.....好....」就一直在耳邊繚繞著,然而這樣的不舒服感絕對是女孩想不到的。





很多時候,我們能輕易的評論別人、看見別人的缺點、甚至用自己的觀點去審查別人,例如,金馬獎、亞太影展還是什麼盛會,記者總愛邀請所謂的時尚名人去點評「星光大道」大家的打扮有無入時或者俗氣,甚至很不客氣的在美女的頭髮、衣服或者價格和佩飾上大作文章,如果不夠讓人驚艷,就準備被酸個夠。

有趣的是,我們看得見別人,卻永遠看不見自己。

雖然世界上有鏡子這件事,但透過我們的眼睛、通過我們的大腦,然後我們會「試著合理化」我們的行為,例如「我講話很小聲啊」、「我沒有變胖」或者覺得某件爭議的事情自己絕對是對的,套句現在很夯的形容詞,就是「自我感覺良好」。

因為,人看不見自己。

我們這一輩子,無法親眼看見的,就是自己,我們透過照片、鏡子、別人的引述以及錄影的各種方式,去看到自己,但卻未曾親眼看過自己,我們透過第三者所轉換的資訊看到自己、包含自己心中的自己都已經透過了你的「價值觀」與「道德觀」去分析,然後我們會做出「放大別人的缺點、縮小自己的缺點」,也就是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荒唐結論。

我曾經在部落格批評,有人上小吃館吃飯,脫了筷子的袋子就往地上扔的舉動「很沒禮貌」,也曾認為,在捷運上老是黏在門口的人,不願往裡頭靠一點的舉動「很沒禮貌」,然後我仔細想想,這真的是他們沒有基本禮儀,還是只是價值觀的問題?





每次出門,經常會看到有人溜狗,貓與狗不同的是,貓亂大便頂多干擾到自己或家人,但很多人習慣把狗帶出去大便,甚至認為在公園讓狗狗大便是一種「理所當然」,然而看在喜歡坐在公園草地上、甚至有朋友曾不小心摸到狗大便的經驗來說,這是不是一種「沒禮貌?」

又或,家裡附近有很多人養狗,有時候就直接在小學的人行道或者騎樓的角落上廁所,聽起來好像也無可厚非,但是當我走出家門,看到一灘臭尿水甚至不小踩到,還是就眼睜睜的看著那人,帶著狗、抽著煙、等著狗翹起腳尿完尿然後離開,就在我家門口、就在我眼前,他覺得理所當然,反正門口的石頭地是自然物、小狗的尿液也是自然物,都會揮發的?

那麼,為何要走啊走的來到我家門口尿尿?為何要走啊走的跑到小學的人行道大便?還是為何要走啊走啊讓大便在公園中?

為何不就在自己家門口尿尿?是習慣散散步讓狗兒隨地大便小便?還是覺得只要不是尿在家裡都算達到遛狗的目的?

我這樣說並非要批評指責,只是提出來讓大家思考。

我想對於那人來說,這些是在他的價值觀裡是理所當然。

又我從來沒有在路上吐痰的經驗,但我想對於某些人或者中國大陸的某些人來說,這樣一吐的動作是理所當然,又例如有的人會在路邊解尿的習慣,但對於曾經在路邊上廁所的人來說,我將這件事情提出來說簡直小題大做;再又例如,有些人習慣飯後一根煙、甚至到別人家裡作客也會習慣性的拿煙來抽,也沒有問過別人,或者別人也不敢指責,但對於不抽煙的人來說,直接在飯桌上點起煙很沒禮貌。

接著我還是要舉例,很多人都有搽香水的經驗,但也一定又被別人香水味勳到的經驗,既然香水如此薰人,搽上香水的人難道不會覺得不舒服嗎?還是我們只是對於自己喜歡的味道感覺到舒服?又或說不定我們認為芬芳迷人的香氣在別人的鼻子中,可能是一個恐怖的味覺考驗?






很多事情,都是認知的問題,我們的道德觀與是非觀念,都是從小由自己的家庭教育與社交生活所建立起來的,並沒有真的是非對錯,例如,我一些外國朋友或者你有旅遊國外的經驗,某些人會認為你要拍攝他或者他的商店沒徵求允諾非常沒禮貌,又或者有些男人認為女性與他聚會將付費認為是男方的責任感到不苟同,也有人認為女方的費用男人應該付不應該被搶著付感到生氣,這些都是,認知與價值觀的問題,並不是對方老師沒教好、父母沒教育,就只是他的那個社群、社圈所給予他的認知。


然而,很多事情不複雜,複雜在「人的問題」,再來,人的問題也不複雜,複雜在「認知問題」,因為我們總認為我們是對的、別人是錯的,總認為別人沒禮貌、是家庭與學校教育沒教好,或者那人本身就沒品,但卻忽略了我們本身的差異化。

很多時候我們在評量「他人是非時」,總愛以自己所學、所知為標準,然後對於不符合的開始批評,然後這些因為「認知差異」所產生的「爭議」,就是導致人與人之間越來越疏離、或者總是仇恨與相互謾罵的導火線。





也許我們免不了想看八卦新聞、免不了對於你身邊的人總看不順眼、那些自以為是的人或者你的主管、你的老闆、你的鄰居還是你的長輩總有人讓你看得很吐血,但是我總會告訴自己,這些對我的惡意是一種鼓勵我向上的力量;就像蔡依林曾說過的一句話,我也非常同感,『我很感謝那些批評我、不看好我、對我落井下石的人,他們讓我感到這個世界並沒有那麼容易同時顯得充滿挑戰。』(當然她沒有說那麼多後面是我自己加的但大意相同。)

而深思沈澱後,我也慢慢釋懷婦人的指責,也許有人會覺得生氣或者覺得我不該釋懷,我只是覺得,如果我們干擾到別人,虛心接受指教,因為我們都希望自己變成更好的人,這樣善意的去思考,忽然發現很多結都解開了。

因為我們看不見自己,因此用善意讓它成為你向上的力量吧!

有時候家附近會有工程六點整開工吵醒了我,我會告訴自己也許今天就該六點起床,早點吃早餐;有時候生病讓我不得不取消某個會議或者錯失什麼機會,我會告訴自己,因為這個機會現在來得太早,過晚些等我更有能力時,我可以在這項工作中發揮更多;而又有時候,我因為與朋友吃早餐被人大聲喝斥,我會告訴自己,也許上天認為我是該好好反省自己或者沈澱自己的時候,也許上天認為我不該太過順遂沒人管教。

還記得有一個故事嗎?一個人發生了船難,他相信上帝會來救他,於是前後有幾艘船對他伸出援手,他皆加以拒絕地說「別擔心,我那麼虔誠,上帝一定會來救我。」後來這個人因為船難過世,到了天堂他遇到上帝,責怪上帝為什麼沒來救他,上帝很無奈的說,我化身成很多人去救你,但你都拒絕我有什麼辦法。





將別人的批評轉換成考驗、將自己的厭惡轉換成善意,這會是一種向上的力量,聽來好像是牧師還是佛法開示才會鬼扯的東西,但我真心這樣認為。

我並非好脾氣的人、我並非心胸寬大的人、我並非好相處的人,然而因此,人生才會如此漫長,就是上天要我們在這段時間中,習得該求得的人生學分,而大部份我們覺得不對的事情,有時候退一步想、或者用更溫柔的告訴,來讓你的善意、成為這個社會向上的力量。

同時這些善意的思考,也會讓你看見,你原本忽略的你的缺點,進而加以改進,接著成為那種更好的人,更值得被愛或更值得幸福的人,然後這些善意會成為一種影響力接續的傳下去,轉化成一種不可小覷的向善力。

祝福我的朋友,祝你們都幸福。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超有趣
  • 來喔點小防子喔看網站喔

    看一下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