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一點整,我出發在高鐵往醫院的路上,因為前一晚NaNa從稍微樂觀變成不太樂觀,這是家家戶戶開春放鞭炮、收紅包的時候,而我卻充滿著淚水,車才開沒多久,醫院就打來了,接起手機的手是顫抖的,我緊緊抱住Okane,我知道也許這是NaNa最後一天,所以帶著Okane下去中部看NaNa,電話那頭傳來醫師的聲音,說著『幾分鐘前,NaNa過世了』我看一下時間,當時是25分。






有種看著戲一樣,不切實際的虛幻感,從發現異常到醫師檢查說她是腎衰竭末期,以及緊急送到台中急救到NaNa過世,根本不到兩天,就像過了兩年。

我看著妳的照片,妳真的走了嗎?

這幾天遇到最常問的問題,就是『其他貓咪知道NaNa走了嗎?』我怎麼會知道,但確實,家裡的貓突然都好乖、好憂鬱,不知道是感染我的憂鬱而憂鬱,還是知道NaNa已經不會回來,又或者,NaNa其實回來過,我不知道。

只要再早一小時,也許就不會那麼難過。二十二號早上九點多,我打電話給醫師,從送醫開始醫師說有機會救回來而且很樂觀,因為當時NaNa還會站、會上廁所、吃東西,一直到隔一天,NaNa顯得虛弱,醫師說現在擔心的不是腎臟的問題,還有心臟的問題,功能不健全的腎臟讓血液充滿了毒素,小心臟正在與病魔搏鬥中,快而疾速的跳動著,代表著她勇敢地在做最後的掙扎。

九點多,我迅速的處理完手邊的工作,然後決定去看她,因為我擔心見不到最後一面,沒想到,我的動作應該更迅速才對,我應該在九點的那當下叫了計程車,連工作都別管,直接搭高鐵奔向台中,這樣,也許我還有機會見到她最後一面。

最後一面有多麼重要?我不是古板的人,我並不覺得那有什麼,但是貓咪不是人,她不知道,她對我有多重要,她的恐懼、寂寞、孤單以及面對死神的最後一刻,我沒有陪伴她,握住她的小手、跟她說最後的話,說我好愛她、說我會照顧她的Baby,說她一定要變成快樂的天使。





姑且不論相不相信靈魂這件事情,就算我自己遇過不少靈異事件,也相信這世界有許有那所謂的第三空間,會變成天使、會上天堂,不管是哪一個宗教哪一派理論,我都抱持著相信,但實務上,現實裡,沒有真的當著妳的面、握著妳的手、然後在妳意識漸漸模糊的那一刻,看著的是我的臉、我的微笑,如果當時沒有,那就真的沒有了,所謂靈魂只是自我安慰,所謂妳不痛苦、妳變成天使也只是自我討好的說法。

事實上是,妳生病了、而且妳的主人並不知道,也許在妳調皮搗蛋的個性中,妳的主人總是把妳的叫喚當作是無病呻吟,有時候太忙當妳要撒嬌的時候,他會把妳放在地上,要妳去跟別的貓玩,事實上妳知道,妳身體來日無多,但這個主人並沒有好好陪陪你,忙他的工作、做他的貓桌曆、拍照、寫部落格、趕稿、在噗浪跟別人聊天、玩五子棋、以及跟他的朋友吃飯。

又事實上是,這個主人小年夜吃完飯以後傻瓜的把錢包忘在朋友那,沒錢給你買食物吃,然後只能買了便宜的偉嘉;事實上是,這個主人白目到妳真的不行了,才發現妳很虛弱需要幫助;事實上是,當這個主人送妳到醫院,檢查出腎衰竭時,他什麼都不能做幫你辦住院手續;事實上是,這個主人送妳到台中的醫院去,然後就離開。

而事實上是,妳的最後一夜是在醫院裡,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空間、陌生的人,醫師為妳急救,妳拼命努力與病魔對抗,在最後一刻、最後一秒,妳感覺到全身乏力、充滿了不舒服,妳的身體介於痛苦以及不痛苦的模糊地帶,妳感覺到意識慢慢消退,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醫院、醫師還有他的助手,就是沒有我—妳的主人。

我在哪裡,妳熟悉的我不在,妳熟悉的房間不在,妳熟悉的妳的孩子、妳的姊妹都不在這,如果有天堂,我們應該都要在才對啊!

然後妳一個人,自己孤單的在醫院裡,離開。





最難過的不是妳不在,最難過的不是我沒辦法做什麼,最難過的是我好愛妳而且我真的付出的不夠多,然而妳已經無法聽到我的聲音以及看到我的微笑,最難過的是,當我撫摸妳的時候,妳的身體開始冰冷,最難過的是,妳沒有閉上眼,怔怔的看著前方,就像一個娃娃一樣,但妳沒有看到我。

我曾經想,如果發現那麼晚,是不是什麼都不做讓妳在我面前嚥下最後一口呼吸,才是最好的方式,至少在我懷妳、在妳家裡、在子女環繞的熟悉環境裡。

到醫院的當下,我並沒有那樣傷感,其實還跟醫師在說話,噗友來看我,安慰我,她的貓也是沒多久之前才離開,也是送到中醫治療,我也是因為這樣才選擇把貓帶來台中;送妳去火化的當下,我也沒有那樣傷感,朋友陪著我,似乎無法展現出很多痛。

好像就是過了好幾天以後的事,家裡沒有妳,而妳真的不在,我看著你的相片想起妳在家裡的點點滴滴,妳的調皮、可愛以及妳生的小寶寶,我是真的沒辦法再對妳付出什麼了,妳的骨灰就在我手邊,原本妳還是一隻活生生的貓,才一夜,妳變成我手掌大可以握住的骨灰,好不真實、也好現實。





妳走了,妳不在了,妳才四歲多,那樣年輕,卻因為我的不小心,沒辦法為妳做什麼,儘管大家說妳會變成天使,我當然知道妳一定是天使,我只是氣我當時,沒有為妳做更多。

有時候妳頑皮,我會生氣,有時候妳愛吃,我會讓妳吃太多不應該是妳吃的食物,有時候妳亂尿尿,我會揍妳,現在想想去他媽的什麼要管教貓、不要寵貓的鬼理論,我寧可當全天下最蠢的貓奴,隨心所欲都讓妳,也不願意罵妳一回,妳值得更好的寵愛與疼愛,我的愛還沒有為妳付出太多,我以為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擔心太多的愛會變成寵,因此沒有付出全部,當時,我們擁有過的這四年,我應該要全心全意愛妳、應該不要忽略任何妳的小細節。

當事情回到原點,就短短兩三天,我跑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事情,結果妳還是走了,前天因為工作寫了企劃案,忙了一整天趕著送到客戶那,結果可能來不及,其他同事要我別送了,因為來不及等列印我衝去印刷廠雷射,然後叫計程車親自送過去,結果最後還是來不及,差五分鐘,客戶已經離開了。

然後我突然想到妳,NaNa。





當醫師告訴我妳是腎衰竭末期,沒得救、救回來就是洗腎,我卻不顧一切的想要救妳,會在很短的時間決定改用中醫療法,是因為如果你救回來是洗腎、是靠藥物讓你苟延殘喘,那麼那不是我想要的,只是滿足我的自私而已,因此我決定要把妳送到中部去,為何是中部,因為我不知道台北的醫師在哪裡,我沒有時間上網查還是去問別人,就是去就對了。

我並不後悔把你送到台中去,即便很多人說我多此一舉或者這樣會讓妳更深陷危險之中,我也並不後悔我到最後一刻都要付出,即便救妳的醫藥費很可觀、或者趕工作時,我堅持到最後都讓我多花了好多錢,我也不是富有的人,偶爾拖款的雜誌社以及不按照時間入帳的稿費,讓我的生活不是很寬裕,每拿出一張鈔票,內心還是會疼痛不捨,但是,我不在乎。

那些不捨得錢的心酸我不在乎,我可以不買華麗的衣服、不買名貴的東西,我可以什麼都不要,我不在乎所謂投資報酬率,我不在乎現在付出多少能為妳爭取多少活下去的機率,我是真的什麼都不在乎,即便知道我付出所有,最後還是換得妳離去的消息。

這是我唯一值得一點安慰的地方,我沒有放棄、到最後一刻,我都認為妳有活下去的希望。

人活著,最重要的就是活著,就算很多宗教信仰我都相信,但有時死後就像當機壞軌的硬碟,那些存在的記憶消失了、生命消失了,就都消失了。

我現在,罹患了失去貓的恐懼症,老是在擔心家裡的貓誰是下一個,老是對於貓飲食與大便超級過敏,一點點奇怪就會跳起來,我也老是抱著貓,就怕哪一天誰離開我了,我的愛,還沒付出完。

不要吝嗇你的愛,對於你愛的人,就豐沛的傾倒所有的情感,不管回收還是值不值得,因為你愛他,就愛他,愛,做就對了;付出過,才不會後悔,真的擁抱燦爛過,才不會遺憾。












延伸閱讀→

NaNa病逝的前兩天~「當意外比明天更早來臨的那刻。」

最後,我能為妳做的事,僅僅就是「送妳最後一程。」
如果你身邊有朋友失去至親摯愛,那麼我想告訴你屬於「悲傷者的快樂號角。」
NaNa生寶寶的過程全紀錄~「成家有貓初長成。 」

領養NaNa的過程~「而後來...。」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