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有很多機會,可以馬上分享工作的點滴,儘管我是很愛分享的人,但有時候分享跟炫耀似乎有一種很相像的感覺,而我的工作中有很多事物,是無法被炫耀的,當然也肇因我的惰性,所以大部份我會分享的工作,沒有超過兩三年,大概也有四五個月,甚至有些就索性不分享(這些我好像講過了...);這一篇文章也是我原本不打算寫的一篇,這晚,隨手從書櫃抽起一本書,是絲琪的書,這是她送我的書,當時太忙沒來得及看,應該說早就看絲琪的妝非常久,以前公司的編輯非常喜歡跟絲琪合作,有她的妝都讓Beautycut看來更美妙,我記得有一個朋友曾經閱覽我的書櫃,提到這件事她問我,怎麼沒要絲琪在書上簽個名,因為我是一個非常不喜歡簽名的人,有簽名的書能證明什麼嗎?美麗的事情留在記憶裡,不需要證明的。






忘記是哪一個人曾經說過,她認為簽名是竊取靈魂還是一種無謂的足跡還是什麼的云云,總之我忘了她豪氣的說過什麼,大意就是,簽名是不需要的。

然而生活中還有一種簽名更可笑,就是被轉售的。

如果你見了誰、佩服了誰、崇拜了誰,紀念這個見面的過程,留下簽名與合照,在所難免,怕是你連人也沒看到、聲音沒聽到,然後就藉由拍賣還是轉手的販售,用金錢購得一只簽名,只為了見一見他的手痕還是要再把它在再轉手,都是一種無意義。

這晚,不經意的翻起這本書,我突然想起我還欠她一頓飯,忘記是在哪個聊天的過程中說要請她吃大餐,每一回打給她都會叨念著這件事,然後因為她太忙也就一直被遺忘。

一開始的的推薦序,有許多都是認識的朋友,根本不需要驚訝,因為她是一個如果出書,任誰都想爭著推薦的好彩妝師,她的好不是來自於他的技術,不是來自於他的美麗,她的好是來自於她的謙虛、認真、溫柔、低調然後又充滿自信的姿態。

如果我能想起誰與絲琪有相仿的氣質,那應該就是阿基師了吧!

初見阿基師,我也想到絲琪,總之他們都有一種專業卻不傲氣的氣質,對美各自有堅持卻不狂傲的謙容,這是難得、也是可貴。

然後,碎念了那麼多我到底要不要分享啊!這次工作的拍照沒什麼好分享,我告訴絲琪我要一個天使一個惡魔,然後她就畫出來了,我每次形容的話都超飄渺了,例如我常常會告訴彩妝師說我要一個很純潔的妝、很性感的妝,很華麗的妝、或是很令人驚艷的妝容,絲琪是可以每一次都一次到位的彩妝師。




這天,我們拍了很久,到深夜,三點,非常累,儘管過了那麼久,都還記得。有興趣的請來看這一篇~「攝影棚日誌之天使與惡魔。」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