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辦公室來了一個新人,引起了一陣騷動,沒一個早上、所有人都認識他了,有一天剛好與他聊起這個話題,關於同性的愛,他僅僅只是淡淡的說『我不是』,我問他,你會介意他們的眼神嗎?他們對你的勾肩搭背、他們的關心與喜歡,因為你知道的,你是他們的菜。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同性的愛。」





『但他們不是我的菜,不過我想我們會成為朋友。』談了很多,總之他的意思是不討厭、不歧視,但也不會變成這樣的人。

我那時後笑笑的說『我有一些擁有同性戀人的朋友,並不是一開始就喜歡同性。』


================


那天我們聊得愉快,與一位認識沒多久卻一拍即合的同性朋友,我們甚至相約一起做很多事情,包含談了很多心底話,沒幾句就會看到他發出讚歎的眼神、或者是欣賞的眼神,與他相處很快樂,他是一個樂觀的人,對我有很多欣賞與讚歎,跟這樣的朋友相處很快樂,畢竟過分恭維的話我聽不下耳,但欣賞與建議的這些話同時或在一塊,有種真誠的感覺,他不是需要你而稱讚你,是真的覺得你不賴而稱讚你,所以,相談甚歡。

有一天,心情不好,約了一塊喝點小酒,聊沒一小時,不曉得是醉了還是笑話,忽然說了一句「你知不知道,其實我還蠻喜歡你的」,我那時後也真誠的笑著「我也很喜歡你」。

然後這樣的回答表情似乎無法讓人滿意,至少他不滿意,一把過來右手握住我的左手,「你真的很好,我很喜歡你」。

其實再進一步他也沒敢說什麼,眼神透露了一些特別的感情,開始敲邊鼓的問「你交往過幾個人」「有沒有跟同性朋友很要好」「改天我們一起去烏來泡溫泉吧」,我沒有說破,開始打太極拳,也告訴他,我也很喜歡他,因為他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不敢說破、又不能不說,氣氛顯得有點僵凝,原本無話不談變成開始像是被抽掉氧氣的空氣,話題纏繞著一種尷尬。

終於他還是問了,『你覺得,我們有沒有可能.....?我的意思是,比朋友更好的關係.....』


================


我的工作身邊,有很多接受或不反對與同性有更進一步交往的人,而且他們大多人還算不錯,但嚴格說起來,他們跟所有人都一樣,有好情人也有壞情人,會相愛、會做愛,當然也會吵鬧、吃醋、劈腿等等,沒有什麼大不了。

因為這些對同性甚感興趣的朋友,在我身邊曾經也眼睜睜地看著好幾個,因為工作或朋友的關係認識他們,然後被影響、成為朋友再變成情人的人,也就是我曾經目睹好幾種愛情結構的轉換行為。

好幾好幾年前,有一個前同事回訪舊公司,在辦公室裡發牢騷,牢騷的主題是他經常為了憋大便回家感到痛苦,準備離職了,因為他新任的公司有太多對同性感到興趣的人,連與他們說話他都要強忍呼吸,甚至上廁所都會感到不舒服,更別說前幾天有位同事因為工作在他耳邊低語以及不小心碰到他,都讓他逃的飛快、跳得老高,實在受不了了;話沒說幾天,他就宣布他離職了。


================


我覺得愛情觀是一種會感染的病,也許有人免疫力強,不容易被同化,無論是劈腿、當第三者、愛上已婚者還是性氾濫、同性之愛,都是慢慢會被同化的;只要你不反對、不會跳起來的大喊NO,下一步就叫『習慣』,然後是『可以考慮』,最後則是『可以接受』以及成為那樣的人。

那個新同事,沒幾年聽說有人看到他與同性好友,曖昧的常常出現在各大場合。

同性,比起異性有著一種無法解釋的騷動,因為你們可以碰觸、可以出糗、可以攔著肩一起在街上喝個爛醉,當然,也可以看到彼此的身體,因為你有的、他也有,沒什麼了不起。

然後忽然有一天,你再也分不清楚,區分朋友與戀人的那條線了。

異性的追求,似乎很容易區別,同性的愛情,有時候很難防範,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我贊同或討厭,也並非要你接受或抑制,跟著感覺走,但小心別有一天,掉進一個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旋渦。

因為我最近正目睹著另外一位朋友,慢慢跨進同性的愛情裡,有時候那種騷動很奇妙,讓你分不清是真的有愛、還是僅僅只是因為朋友與好奇,或者是一種自我懷疑所引燃的矛盾,總之,無論是同性或異性,愛情的重量都是一樣的,付出的多、就會想回收的多,這是投報理論,因為友誼與好奇混雜的擁抱,以及另外一個因為來自於對異性身體探索的擁抱,是無法同時存在的。

我的意思是說,你不能左擁一個女孩、右擁一個男孩,然後告訴我你並沒有劈腿。

同性的愛,也是愛情,如果你想過要愛一個同性的愛人,就不能再擁抱異性的愛人,然後說其實你也不知道你要選哪一邊,其實這就叫劈腿。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