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迫不急待等到夏天最後一日,趕在夏日離去的前一晚,開始下雨,不知道是慶祝還是給這個炙熱到讓人發昏的夏日一個當頭棒喝一樣,總之我記得,週日那晚,昏昏沈沈的想著某件事情,倒臥在沙發時,雨開始下了...。







然後就再也沒停過,好像是刻意的要一口氣跨越八月和九月般執著。

然後,我開始想念天氣晴的時候,因為我還記得週日早上我出門前看到我那堆衣物,正燃起洗衣服的念頭,看來也無法洗了。





已經很久沒有寫日記,就跟當時我很久沒有運動一樣,習慣會成自然;寫日記的時候覺得每一天都過得很真實、運動的時候覺得大吃大喝很無所謂,其實那是好習慣,應該要保持,不過保持好習慣向來不是我的擅長。

不寫日記,這得從我的iphone開始說起,是的,去年聖誕節那一天,我收到一個生日禮物;什麼?『iphone?』怎麼可能,我的聖誕禮物是,電話在開機的第一通電話打不出去,然後就再也沒有成功打出去過;是的,它掛了...;應該說,它壞了。

然後我毫不加思索的立即衝去買iphone,整個過程完全花不到一小時,接著從習慣到現在不能沒有我的iphone之後,我反而開始習慣可以沒有我的imac;以前,無論是工作的時候、出差的時候、玩樂吃飯的時候,我總是會帶著我的筆記型電腦,因為我的工作很特別,沒有上班時間,也意味著沒有下班時間,責任制帶來的是自由,但也是24時on call的不自由,我有太多次以為自己逃過了,偶爾出去吃個飯沒帶筆記型電腦,沒想到改稿還是回mail等瑣事,讓我被念得耳朵幾乎長繭。

但隨身攜帶一台筆記型電腦的習慣,在我有了iphone以後慢慢的退卻,我開始試著有幾次可以不帶電腦出門,即使遇到臨時任務手機拿起來就可以轉mail、回mail以及隨時在MSN線上stand by任何資訊,至少我不用再忍受永遠停留在MSN 7.0沒有離線留言的iMAC,這意味著不會有人氣呼呼的打來問我『為什麼不回覆?我有留言給你好幾次沒看到嗎?』同時,也可以在重要郵件進來時可以第一時間閱讀;所以,之後我就很少攜帶我的電腦了。





其實工作很忙碌,之前、現在,都是,之前之所以有那麼多時間寫文章,其實說穿了僅僅只是偷時間,時間一向是偷來了,而我通常可以在很短例如10~20分鐘寫好一篇文章,因此攜帶著筆電的工作空檔,我經常打開電腦打了一些關於我對生活的感想,然後變成一篇文章PO在網路上,但是,沒有帶著電腦出門的習慣以後,我偷時間寫文章的機會就變少了,一開始嘗試著寫一些簡短的文章,但我很快就放棄了,畢竟一指神功跟十指齊發的感覺是不一樣的,一隻手指似乎沒辦法跟著我的思緒不斷快轉的打下一篇文章,因此我就很少寫文章,少到我認為,我整個夏天似乎都被人偷走一樣,宛如沒發生過。

其實我很喜歡寫日記,日記的存在證明了生活的存在,我很早就愛寫日記,在這個整個夏天很少打下一篇關於生活的文章的我,也慢慢的在曾經迷惑我文章存在的意義是什麼之間,找到我想要的答案,那是一種沈澱、一種迷惘中找到出口的感覺,在這個暮夏之中,一個空閒的晚上,我開始又寫著一些不知所以的自言自語。

最近,我開始練習用語音寫日記,以及,我家的電視壞了三個月、很少帶電腦出門這兩件事,讓我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因為我不會即時follow到大小新聞或是網路的事件,然後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就好像不存在一樣,讓我的夏日變成單純而空曠。

那天,與電視台的老朋友吃飯,我告訴他我最近喜歡看天空,他笑說我還真閒還有時間觀察天空,會不自覺得往天空看的習慣,也是在這個夏天養成的,因為這個夏天的天空美得很不真實,就像是突然換了一個神經質的上帝一樣非得把天空繪得美倫美奐般,甚至曾經在路上聽見一個童言童語的聲音說著,天空那麼藍、一定是要世界末日了辣!

但除了這個天空太美麗的原因之外,我想,可能是我的時間太過空曠了,處決了電視與網路的聲音,只是單純的上班、下班、與朋友吃飯等等的瑣事,讓我的生活似乎被陽光照耀過一樣,很清爽。

初夏,我總是怨恨陽光太過炙熱,暮夏,我開始懷念這末端怎麼沒留點陽光?馬上就要迎接秋日與冬日, 然後我的神經質已經在悼念這一年又即將結束;我朋友問我,部落格上的照片怎麼還沒換掉,有些是因為懶、但有些是因為想,那思念與遺憾,是在生活的每個縫隙當中流露進來的,有時候是清晨、有時候是睡前、有時候是等咖啡的那幾分鐘、有時候是像現在一樣,文章之末;我想我應該很明白所有生命都該流逝的必然,但我似乎還沒有辦法很全面的接受,她已經不在的事實。


br />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