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響了,那頭的人淡淡了問了我,知不知道關於你的事情;你是我高中同學,很要好的同學,我們曾經一起幻想過很多夢想、做過很多事情,我第一次騎車、第一次去找一份正職的工作、第一次喝別人親手為我做的木瓜牛奶,都是與你一起,你愛的事情有很多、我也是,但我們愛的不一定相同,我愛的事情有很多、你也是,只是偶爾我們會互相影響,漸漸的變成很像的兩個人,兩個人,就會吵架、會冷戰,但終究我們敵不過對對方的關心與想念,我們還是會走上同一條路,去上學,然後你偷偷告訴我,你為了不遇見我改走另外一條路、我也偷偷告訴你,我為了不遇見你也改走一條路,那條路上的早餐店伯伯遇到我們又問『好幾天沒看到你們兩個人嚕!』當時,我們都笑了。






電話那頭,又繼續說著關於你的事情,他談起你媽媽。

喔!我還記得你媽媽,你是單親家庭,媽媽很愛你,每當我這樣告訴你時,你的表情不以為然,就跟我一樣,別人告訴我媽媽很愛我,我也不會以為然,然後我就不說了。

對了,我說到哪了,喔!高中,上了高中以後,我才知道,我們國中是同學,很巧吧!當時我們為這樣的巧合感到驚訝,因為同一班車、同一個社區,我們都得起得很早、然後坐很遠的車去上學;後來,我討厭通車,於是乎搬到學校附近,你知道我是這樣的人,無論上學或之後工作,我的家總會緊鄰著某一個地方,因為我討厭通車。

但是距離並沒有改變我們的感情。

你喜歡拍照,漸漸的我也變得喜歡拍照,第一次拿的相機,還是底片型的,富士100、36張照片,我們用零用錢買了三捲,從家裡附近的公園拍到你家、再從你家拍到我家、 然後一起睡覺,我們用想像去描繪我們會拍出多美麗的照片。

洗照片的時候,我們萬分興奮的全洗了。

我的錢不夠,很明顯的你的零用錢往往比我多,這也是我羨慕你的地方,應該是說,我所謂的是你媽媽很愛你,是因為你是她唯一的孩子、而她是你唯一的家人,你們只能愛彼此,沒有被瓜分的愛,得到的很徹底,當然也包含零用錢。

但僅止於羨慕,我並不會忌妒,也許會在深夜裡的萬分一秒偷偷忌妒了那一萬零一次,不過就僅只於那樣,大部份的時候我都喜歡你也羨慕你。

照片拿到手的那天,我們就吵架了。

因為照片都是糊的,而且不是我的糊了,而是我拍你的部分全糊了,你說我真是沒有拍照的天份,說著說著生氣了你就離開相片館,一直往前走也不說話了,然後我們又冷戰了,接著冷戰多久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們還是需要彼此,我們終究還是又會在學校的走廊上遇見,像是比誰先不笑一樣的遊戲,其實堅持不了多久,最後我們都笑了。


=======================

然後,她接著說,你媽媽打給她,問了一些關於你的事情、還有關於我的事情,你媽媽問她認不認識我,你媽媽說她依稀記得我的事情、依稀記得我們曾經多要好。

當然,我以為畢業是一種對於高中時代的終點,我是一個怪人,總之我並不是那種喜歡黏著高中或是國中還是國小同學的人,我很快的會投入新的事物、參與新的團體、認識新的陌生人的人,我並不念舊、或者說是喜新厭舊,一直到現在,我手指裡數得出來算是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的並沒有超過我手指的範圍,我手指裡包含的也包含你。

但是所謂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也有分等級的,你是我想分享快樂、並不能分享悲傷的人,因為我怕你為我很難過,我無法形容那種感覺,我的生命中現在其實剩不到十個垃圾桶,我所謂的垃圾桶是那種,遇到難過的事情,可以說給他聽的人,有時候工作太久、心容易被封閉,因為我們在社會上必須擔任很多職務,好同事、好主管、好員工、好鄰居,我們總害怕揭露了我們的害怕、就會在別人的眼前形象全毀,漸漸的我們什麼也不說了,不說悲傷、不說難過,把那一些,都藏在心裡最深處。


=======================

事實上,到底多久沒見到他了呢?

電話那頭最後這樣問了。

我搖搖頭像是準備回想著,我一手在電腦上,我還有好多工作在做,此時我內心應該要準備澎湃了,但我卻異常的平靜。

到底多久沒見你了呢?應該是說只要你有新的戀情我們就沒見,當然也包含我,我們都很貼心的,不想成為彼此的電燈泡,當然我們不是情人、因為我們都喜歡異性,我們要好、好到曾經可以心靈交流,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看不見你的心的時候,才開始感覺恐懼。


說實話,你有這樣的朋友嗎?你可以義無返顧的把一切交給他,不害怕他會做什麼事情,但是你依然看不透他,他依然有些祕密;我有,而我也是這樣的人,有時候是因為太過害怕、有時候是不想被人瞭解、也有時候只是不想解釋、或者有時候得保持形象、或者在想著,有些人,因為太愛了,只想與他們分享快樂。

我真的得說實話,我最痛最谷底最走不過的那好幾段低潮,我都沒告訴你,我總是一個人躲起來養傷,一直到我的傷口愈合了、看不見了,我才會見你,所以你一定一直以為我沒有煩惱、一直以為我就是純粹的樂觀主義者吧!


親愛的,你是這樣想的嗎?

其實我也跟你一樣,有時候,有好幾段門檻過不了、有好幾次以為無法再這樣下去了、甚至有好多好多好多次,就想要與這個世界揮別,不想要呼吸了。

連遺書也不必寫最好,就這樣不負責任的與世界揮別最好。

=======================

你是我高中時期最好的朋友,因為我們都是異類,然而我們有太多相似,那些相似讓我害怕,聽到電話那一頭的話。

她說你,幾天前燒碳自殺了。

當時我在做什麼呢?我在工作、然後煩惱、接著工作、繼續煩惱。你卻想自殺。

你的生日就在幾個月之前,我應該打電話給你,雖然自從你的那幾斷戀情以及我搬家之後,我們在也沒有聯絡過了。

事實上我很想像學生時代的時候,打電話給你,問你,我有一個好朋友自殺了,怎麼辦?

她說,你媽媽很平靜,她只有你這個孩子,要怎麼平靜?還是她跟你一樣,只想把心裡話放在心裡?或者我們都一樣,只想像隻貓,偷偷療傷、不給人看,因為怕沒有人形象,怕在夜裡喝酒、怕在懷裡大哭、怕那些走不過以及放不下的事情,把我們燃燒。


=======================

這個月我很痛苦,我工作歷經最大的考驗、然後很多計畫都失敗、然後我還有兩個新助理要帶、以及新的計畫要繼續執行,我生病了,喉嚨破一個大洞,醫生說我不能再說話否則得住院了,當時我還發燒,但看完醫生我繼續工作,然後隔天仍按照計畫繼續開會、工作、開會、想事情,其實我痛苦到快昏倒,我全身酸痛、我腰背痛、我又長了幾顆成年痘、父親那兒又出狀況、最近荷包大失血了快20萬,而且現在我還頭痛,我很想跟你說話,但是我要工作,我時不時的又想起你,現在是深夜一點24分我應該要回家,而不是在公司打這一堆囉唆的話,我也想消失、也想蒸發、最好這樣不負責任的變成一團煙飛散掉算了,因為喉嚨發炎、舌頭破洞以及頭痛快讓我崩潰了,工作不順讓我想殺人,總之我覺得自己像是躁鬱症病患。

這是我們唯一不同的,我不是樂觀主義者,其實我是悲觀主義者,因為事情再壞是這樣了,所以有什麼不同?我總是這樣想著。

好吧!就來吧!什麼鳥事情都放馬過來吧!

我會這樣跟命運叫囂著。

這是我們唯一不同的,其實我應該要比你先離開,好幾次沮喪我都幻想要從陽台跳下去,但我都只是想像,想像讓人感覺死過一次,然後有什麼好害怕的。

我想,你就是不敢想,最糟的是怎樣,所以才去死的吧!

親愛的,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會像別人一樣說去死是笨蛋的行為,我會說『去死吧!笨蛋,都是你害我失去一個好朋友,你知不知道我唯一最要好的高中時期的朋友就剩你一個嗎?臨走前都不想起我嗎?』

笨蛋。



=======================

你成為我人生最大的刮痕,是的,刮痕,不能填補也不能不注意,可以忘記但是想起來又會感傷,說不出來是大悲傷也不會流淚,說不說來是遺憾或者是可惜,我想你有你的理由,只是這人生給的考驗,也未免太多了?

每當我想起你,想起好幾十年前的那一些,我就有點無法連結到,當時的你,已經死去了,我們無法呼吸,在同一個地球。

我會去找你媽媽,當我忙完的時候,因為我想問問他,我不留守的這幾年,是誰讓你變得那麼笨,竟然奪走我唯一一個高中時期的好友的生命,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很過分嗎?

你在我的生命中,重重重重刮出一道,不深不淺但卻很長且無法被掩飾的,刮痕。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