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給了個大晴天,天氣很好,心情也好,那有沒有人記著去年天氣是什麼天呢?是雨天;去年的今天,我的心情宛如暴風雪,不停的吹著,那寒冷就像吹進心裡的那道谷,直坎坎進了心頭肉。妳離開的日子,是去年,一年了、就像是昨天一樣,我經常都會想著妳、夢著妳,妳那宛如月亮般大的眼睛、黃澄澄地亮著,很美麗;日安,陽光,日安,NANA。






知道我的小貓NaNa時日不多的時間很短暫,短暫到分不清是驚訝、還是難過、或是過不過得去,以為過去了、過些日子還是會想起來,在家裡的哪一角、妳曾經圈著身體睡,在沙發的那一角、妳拉開了身體翻著身子睡,在走廊的哪一角、妳追逐著,在床邊的哪一角、妳奮力的生下妳的四個寶寶,然後在客廳的某一角,當妳知道妳的么女過世時,曾經感歎的閉上雙眼;最後有一天,我笨拙的才發現妳的身體不舒服,當時妳已經來日無多,我為了救妳,遠道而去的送妳去能救妳的醫院,因為太遙遠了,等我回家再回頭去看妳,妳已經等不到我,走了。

就只差那麼一小時,那遺憾卻捲著我一輩子。

我常常用一輩子去想一些東西,例如某些人、或者我寵愛過的每個動物,我記得從小到大的每個寵物,還有他們的名字,我朋友說我有點濫情,我說還好、因為值得放在我心上的人或者動物,真的不多,也就那幾個。

最近有一個朋友失戀,分了很長的一段戀情,她說她是用心的、她說就就算要分手也不覺得如何,但她最記恨的就是謊言,她們的愛情敗在一個『謊』,然後她難過、接著很快就好起來,然後很認真開始工作。

我說她根本沒好過,很多人總是這樣,受傷了、劃一刀,敷上了藥裹上了繃帶,就不理他,告訴自己好了,其實沒好過。

我說我同她一樣,在工作上認真、在人前裡在意自己,我的自尊與自信比天高,像我們這樣的人,受了傷很快的能好起來,像一尾活龍一樣,其實骨頭都爛掉了,被侵蝕掉了;所有人都一樣,大家都是有自尊、有自信,希望自己好好的、不要悲觀、不要傷心,我認為,難過是一種必要,當別人都告訴你要堅強的時候、當別人都告訴你別傷心的時候,你心裡的其中一個你,告訴另外一個你,退下吧、別傷心吧!他愉快的去面對世人,而那個退下的你,躲在你看不見了那一角,結成了蜘蛛網。

直到有一天,你的心裡都是蜘蛛網,你去翻開,發現,裡面有很多被你忽略的『你』,你翻開、將他轉過身,你詫異的發現,有『傷心的你』、『遺憾的你』、『難過的你』、『受傷的你』、『內疚的你』,這些『你』長期以來被你忽略、藏起,然後有一天,所有的你展開暴動,把『外面的你』吃掉。

人的心病是這麼來的。


這幾個月,因為忙碌也因為習慣,我少寫部落格很多,當然,也因為充滿了更多碎念而沒有意義的文字,也很少人來看;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分享文章,知道有人看我,有些迷戀那樣的感覺,而忘記自己寫文章的初衷,而現在,我慶幸我找回當時的我。

文字對我而言是一種出口,一種能量的宣洩,是給自己的信、也是給過去的信、又是給未來的信,我的字通常沒有什麼意義,如果能感觸你,那也只是剛好而已,謝謝你走過、謝謝你看過,然後我要告訴你,我希望你也能常寫一些東西,就把他當吃飯、睡覺、運動一樣,是健康心靈的一向必要。

日安,陽光;晚安,NaNa。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