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因為工作的關係,每週有幾回必須要搭乘內湖捷運,剛好時間都在下班尖峰期,老實說就算是一大清早,內湖捷運也是滿滿的人潮,上車之前期盼的不是有位子坐,而是有把手可以握,那篇「拉自己一把」的廣告,看來也格外諷刺。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也讓人充滿民怨的內湖捷運。」





捷運車廂在軌道上快速的滑行,然後下一站停車,一堆人站在外面,一堆人站在裡面,外面那些人不是不想進來,而是裡面的人不出去,裡面的這些人不是不想出去,而是站也還沒到,這是內湖往木柵的捷運路上,現在停靠的是大直站。

終於還是有兩三個人走進來,大概是因為也要趕著去哪裡,非得不可的需要擠上車,剩下門外的幾位大概就想等下一班車,因為是幾位外國人,想必是來臺灣遊玩,不需要趕時間才可以這樣從容的等待。

而老實說車裡已經連站的空間都沒有,我想台北捷運需要有像日本的「捷運推手」,負責在車外把裡面的人都壓進來,因為大部份的人進車廂不會去擠人,都是需要仰賴別人的退位,偏偏有的人拉住把手死不肯放手,就是不願意往邊邊退一點,以至於捷運車廂常常出現,出入口塞爆但走道還是有許多空間的窘境,而可笑的內湖捷運車廂,走道窄得可憐而位子與位子間原本出自善意的座位規劃,卻變成了一種不彈性的空間,那一格格的大位子以及龐然的行李箱空間,就像不知變通妨礙物霸佔著那剩餘的一點位子。

然後,最後一個上車的女孩,幾乎只有一隻腳站得進來,我往旁邊再挪一些位子給她,然後車子繼續前行,晃啊晃,女孩感到害怕,因為她的身體開始隨著車身東倒西歪,但她沒有任何把手可以拉,我可以倚在門邊不怕倒得太劇烈,但從內湖往市區的方向,車子開得很不平穩,偶爾快如雲霄飛車、偶爾慢如三輪車,伴隨著車子而響的奇怪聲響,以及每次開門有時候會停超過三分鐘不動的窘境,女孩已經面露難色,而所有人也因為空氣稀薄加上捷運怪聲太多,不斷面面相覷著。

結果,終於在一個劇烈的停下以及加速,女孩終於因此退了三步撞到另外一個人,老實說我真的很想跟她說,可以拉住我的手,但這樣的說法對一個陌生的兩人來說,又有點過於親暱的騷擾,女孩終於拉住一個東西了,喔!不應該說拉,而是碰觸,她伸出食指與拇指,碰觸著門板,但門板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拉,只能給女孩一個很小很小的依靠。

然後,每一天,每個下班時間,每個人潮擠不上車子的當時,我想所有人心裡一致都想著,到底是哪個蠢蛋,把原本寬敞的車廂,換成如此小的空間在折磨人,新聞上播報著,民怨第一名是「房價太高」,因為房價太高只能擠在小小的房子、或者住在遙遠地區的市民來說,連上班,都像在擠沙丁魚一樣的生活著,有時候不免也覺得,我們是站在這個土地上的人,還是被丟入魚缸的小金魚,我們好像被撈起又被丟到另外一個魚缸的一群人,茫然的在捷運站前行與等待,如此擁擠的空間壓迫的我們的生活,從地球的另一邊看來,都會覺得很奇妙的想問,這群人為何非得要擠在一起讓自己生活得不能呼吸,房價也是、空間也是,很多時候,都像在自討苦吃,而這些大決議都主宰在一小群笨蛋的手上,想來都有些惆悵。

這是十一月的最後一天,這是被笨蛋控制的一群看似聰明的蠢蛋,我們擠在捷運裡、擠在狹小的城市中,一起愉悅而惆悵的告別我們的十一月吧!

冬天來了,我想那些聰明的笨蛋是以為,這樣擁擠也是一種暖活的方式吧?至少我們不用買昂貴的保暖衣裳,炙熱的捷運空調系統與擁擠的車身,就足夠我們暖和了!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