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的並不遠,我知道,那用力關起的門,激烈的撞擊還在我的耳邊、繚繞;你走的還不遠,我瞭解,那窗外傳來你的腳步聲,奮力的表達你有多氣憤、難過,我聽到關門聲、我聽到電鍋裡跳起的聲音,聽到洗衣機洗好衣服的聲響,聽到、你剛才放的那張新專輯、被播完的聲音;這世界好安靜、安靜得我聽得到,你那眼色傳來的聲音,這世界好吵鬧、吵鬧得我聽得到,心碎紛裂的聲響;你走的並不遠,當時。







但後來我並沒有轉身,也並沒有打開門,去留下你。

然後你走了。

從我身邊離開了。

該說後悔還是懷念,有時候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能說什麼,在當時。

我愛你嗎?是的。

我不想你生氣嗎?是的。

你離開了嗎?是的。

那為何我沒能開口留下你?我不知道。

就是很難說出口,尷尬與僵硬的氣氛在我們之間,我想要舉起手或者撒嬌的拉拉你,都覺得我像是新手演員般充滿不自然的不協調,身體就像不是自己的,不聽使喚。

我沒能留下你。

然後,我很惆悵。

僅僅只是惆悵,並非難過,我知道我們只能走到這裡了,太多的誤會、不諒解以及無法契合的小細節,太多的說得出與說不出口的瑣事,那些細微的小事,就像是滲入兩顆大石頭間的細沙一樣,充滿在你我之間,慢慢地無法觸摸到彼此,我們只剩下細沙。

早上你的鬧鐘響要趕快按掉,因為我比你晚上班的想多睡一會,早上你想吃早餐又希望我能為你做,希望我還能為你泡杯咖啡,出門時我希望你能順路帶我去上班,從開始交往、接送上下班到接送去搭車,後來你希望我能自己走路去坐車。

電話費、賬單、約會幾次、約會預算、哪部電影好、誰的媽媽生日要買禮物、陪誰的家人去看醫師、誰又花大錢買了衣服、誰熬夜打整天的電玩,多久出去走一走、多久去吃一頓大餐、多久送禮物、多久上床做愛,這些瑣事,像是細沙。

然後說來也不過是一件很無聊又荒唐的事情,我們又吵架了,為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事,這件事情小到我想起來都會無法說明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我忘記了,你煩了、我累了、愛情結束了。

你走的並不遠,我知道,當時,我是真的想留下你。

但該開口說些什麼呢?我也不知道。

然後再多年後遇到你,也許是沒有那僵硬與煩躁的氣氛,我們侃侃而談。

你說你當時很想我留住你,你說你當時還坐在車裡傻傻的等了快半個小時,你說當你決定結束的時候,你像個孩子一樣留著眼淚開著車一路難過地回家,你說你知道我們遇到困難了、無法解決,你很難過,那是一個巨大的傷悲,你甚至因此無法好好工作,因為我對你真的很重要。

我說,我也是,我想說其實我還愛你。

我還沒來得及握住你的手,突然間一個婦人插進我們之間的談話,她是一個年輕又可愛的女孩,有著甜甜的酒窩,之所以形容她是婦人,是因為這位小姐挺著大肚子,懷孕了;她穿著粉碎花的孕婦裝,模樣很是討喜,她彷彿很熟悉的叫喚你的名字,然後你綻開了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溫暖微笑。

「我來為妳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下個月是我們寶寶的預產期。」

忽然間,我覺得你的聲音,好遠。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