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確定是年紀大了一點的關係,還是因為安逸中毒的關係,總之,我一直很幸運、也很幸福;我記得我小時後的願望,就是要當一個自由之人,然後我幸運的一直做我自己喜歡的工作,其實認真來說是因為我容易滿足,累的、煩的工作在我手裡,我都喜歡、都感到自滿,然後又很幸福的,我的工作都給我絕大部份的自由,相對於空間自由換來的其實是時間的不自由,也就是無論多晚都得完成工作的一種責任。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等其它需求,歡迎寫信給成小山,KoyamaCheng小老鼠gmail.com





然後,這幾年,我渾渾沌沌過了好幾年,我遇到了一些人、給我了一些挫折,使我迷惘、使我茫然,然後選擇一個舒服的方式生活,就像睡覺時感到不舒服,換個姿勢般的自然,我遇到了困難,於是我換了一些生活的方式、交友的方式、工作的方式,我推掉了好多聽起來很厲害的工作,即便薪水優渥,我竟然可以一口氣都說No。

我做我喜歡的事,並不是因為我夠有錢,老實說我有時候也常常吃泡麵或餓肚子,但我骨子裡的那股壞,好像不允許我有一個很容易的工作。

接著,我感到安逸。

我的身體尋著安逸的路走,使我害怕。

這幾年,忙起來,往往是到大半夜。

不是沒熬過夜,事實上我一直在熬夜,但是記得好幾年前,我有一雙手處理好多事情的神功,我的腦袋就好像是一個巨型的處理機,今天要做什麼、什麼東西最急、什麼東西最容易、什麼東西最重要,在我腦袋裡立即分門別類,我馬上知道今天工作的所有順序。

得花五分鐘修改那個稿件、花二十分鐘製作另外一個稿件,存檔的時候得打電話給某某人,再重新開啟某個稿件當機時重開機的時間又跑到另外一個部門協調完一件事情,等再修改幾個稿件、就去回那個十二點以前得回的電話, 然後再寫一個稿子,待電腦跑出新聞稿與附圖時,就打電話去敲一些下一個工作需要的人力,然後就這樣,我曾經一個月搞定150張稿子...。

這股精力,我現在完全辦不到。

往往要花好幾個小時才能完成一篇稿子,一個作品得做一整天,處理一件事情不只變慢了,也變的龜龜毛毛、拖拖拉拉;總覺得,我不再是我了。

總覺得,我慢性中毒了。

中了安逸的毒,當生活越是緩慢、越是淡然,就越忘記奔跑與廝鬥的熱情。

其實人就是這樣,越疲憊、越操勞,其實不會越快損傷,而會變得更強壯,就像腦袋得動才會聰明,就像大胃王的胃,之所以能吃那麼多,不是早餐中餐都餓著,有時候早餐午餐還吃更多,吃越多不會越容易飽足嗎?

其實不會的,人的潛力就是如此。

越是到了極限,你的身體會找出讓自己舒服的方式,就是改變極限。

所以當慣於安逸,身體就習慣安逸的步調。

接著再起跑,就不會是當時快如雪豹的速度。

然而,對於工作與生活的熱情也是,安逸是一種毒藥,比什麼都還要恐怖的毒藥,他無色、無味、不苦、不甜,就這樣讓你習慣,然後平平淡淡的走向死亡。


我真的還是喜歡忙一些,希望再給我多一點忙碌吧!我喜歡忙碌的工作,我喜歡工作把我累死的那種姿態,我喜歡大家都說不可能我卻完成了,我喜歡三天三夜沒睡,熬出什麼美好的快感,我要戒掉安逸,希望我能實實在在的忙碌,而不是空虛的窮忙,又是六月,又到我生日的月份,這個生日給自己的期望,就是能有意義的忙碌,找回自己好幾年前對工作的動力、以及連我都會瞠目結舌不可思議的效率。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