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王子,為了拯救某樣東西而去找女巫,希望能藉由神祕的女巫找到解決的方法,女巫有著黑白灰交雜且糾結的頭髮、又老又皺的皮膚、粗啞的聲調、尖而長的鼻子、還有一個肥胖的身材,女巫的年齡,也許比王子的年紀還大;而女巫願意幫王子的忙,唯一的條件就是,王子必須娶女巫為妻。





這是我在很小的時候彷彿聽過的故事,依稀還記得,王子雖然無奈,卻依然尊重女巫,女巫在結婚當天,頭髮變亮麗、皮膚變年輕、面容變姣好、身材變完美,年齡,當然也變成一位妙齡女郎。故事也許在展現王子的善良、人生難預料、甚至有點物化女性,然而,成功的機會有時候也是這樣,它不一定很美麗、甚至有點恐怖。

這個世界,也只有商人把糖果放在美麗的糖衣上,加以妝點,讓它看起來很可口、或更可口,然而現實生活中,好的機會、成功的機會,有時候就是給勇於犧牲的人,它不會看起來很美麗,甚至上面寫著有毒禁食,就連你身旁的朋友,都說那顆糖分明就是個毒藥、活生生就是巫婆給白雪公主的陷阱,然後你也害怕、也退卻,你害怕受傷、害怕什麼都沒得到、害怕得不到你要的甜美生活,於是你放棄。



我的工作之中,最近也遇到類似的事情,我感觸,因為悵然之餘想到多年前的我,面臨某個機會而躊躇不前,我不知道會不會更好、還是有可能更差,機會總是這樣,就像這回選舉,撇開政治黨派不談(雖然絕大部份應該也就是認政黨派),有許有些想改變的人,也害怕改變,不是有一句話這樣說嗎?以不變應萬變,然而在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這樣是對的嗎?我不知道。

公司有一個海外實習機會,正在招聘實習生助理,我因為認識而推薦一個年輕的人,然而這個人,幾度躊躇、幾度猶豫,使得我很難交代也很困惑,到底是我幫他、還是我在求他領下這機會呢?忽然有一天,這孩子打給我,說他想通了,想去,正好我當時也在處理這件海外招聘實習生的工作,劃機位時就先將他排上去,晚間,他又說,想了想還是很猶豫,問我去能學到什麼、會有什麼狀況、去那邊是要做什麼,可不可以有所成長。

我一向是最好最壞都說清楚的人,我說,這一個月的時間,也許能得到你想要的機會、或者之後也能來我們公司工作從助理擔任起,也有機會學到經驗,當然,也有可能什麼都沒有;我不知道會有什麼,我只是回答我無法保證;凌晨,我睡得迷迷糊糊,這孩子打來說他決定不去了,因為去也不知道能學習到什麼。

我不知道留在台灣他想做什麼,或者已經有很好的工作機會嗎?當然就我所知這年輕的孩子也沒有在工作,不過,我因此悵然,不斷的反反覆覆、害怕驚恐,就像多年前的我,想想,當時我也是這年齡,我應該感謝當時願意挖角我的幾位公司主管,當時我因為害怕而放棄;不過又想想,我是從一個我喜歡的工作跳到一個看似是很好機會的升職,確實是會害怕;然而一個月的海外實習,會令人感到退卻,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同事回答我,也許我應該別說最壞的可能,別讓他們害怕,然而這不是我的個性,然而我依然相信,機會是給勇於犧牲的人,就像樂透也是一種機會。

有時;我們擁有的太多,導致分不清、什麼樣的禮物該珍惜、什麼樣的勉強該放手,得不到的總是最想要、已經握在手上的又來來回回的檢視到底值得不值得,是嚴苛了機會、還是嚴格自己的人生?我們往往都會是在多年後才有答案,或者在失去後才感到悔恨。


不是要你當一個犧牲者,然而,最甜美的果實,看起來通常都不會甜美。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momo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